巨蟹男攻心教程——露珠的血淚史

露珠是個擅于總結心細如發的呂孩紙,被巨蟹男狂虐的菇涼快來取經!露珠描述的巨蟹男表白互喂一包張君雅那段,真是笑噴了!

巨蟹男攻心教程

LZ:吃貨兔子君

樓主白羊女一枚,樂觀開朗,積極向上。因為偶遇巨蟹男,便跌進了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剛開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算不上是誰追誰吧,彼此都看對了眼,就莫名其妙在一起了。之后的熱戀期要多粘有多粘,要多炙熱有多炙熱。兩人還不遠萬里跑到外地來了個短途旅行。

身為白羊女的露珠很快就陷進去了啊,雖說露珠閱男無數,但從沒遇到過那么細心體貼周到沉穩的男生好嘛。對[……]閱讀全文

愛一個人,而不是改造一個人

熱愛改造他人,是最壞的習慣。這更是一個折磨自己的壞習慣。

愛一個人,而不是改造一個人

連岳:

您好。

他是個不幸的小孩。父母沒結婚就有了他,于是他們結婚了,沒等他出世父母就離婚了。哺乳期由母親撫養,之后由奶奶撫養到小學畢業,再由父親撫養到初中畢業,之后又由母親撫養到高中畢業,然后他離開了他們來到了大學,我們相遇的地方。

如果一個人的幼年、童年、少年用上面的文字來描述,你能想象現在這個人是什么樣的么?我初戀戀的就是這樣一個人。我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后悔。我們在一起三年多,最后協議分手。他曾說過[……]閱讀全文

分手,不是他變,而是我不夠好

你的心境,就是你的整個世界。

分手,不是他變,而是我不夠好

結婚以后,我和先生都不忌諱談到彼此過去的男女朋友。
我說:“前些年,我差一點就結婚了。當時和那個男友感情真的很好,很合得來。雙方父母也很滿意……”
“那為什么沒結呢?”
“因為……當時,我是個怨婦。”
“哈!怨婦?”
對。怨婦,用四個詞來總結就是:心存不滿,臉色難看,出言帶怨,喋喋不休——不過,當時,他并沒有點明說我是個怨婦才跟我分手的,他只婉轉地說“你性格再好點就好了”。

“怨婦”這個詞,是我們因為“性格問題”分手后,我自己總結出來的[……]閱讀全文

愛情,根本沒有固定的模樣

所有的標準都是為了不愛的人準備的,當你遇到你心動的人之后,你的標準就不再是標準了。這是沒有道理的,比如你不知道為什么有的人能讓你魂牽夢繞很多年,那些感情是沒有原因的:你愛她,不知道為什么。

愛情,根本沒有固定的模樣

一女性朋友,高中時開始談戀愛,為了這事兒沒少被老師家長找去談話。大二快結束時,同學聚會時她說我們分手了,因為她初戀男友出了軌,她覺得這個問題上她永遠也不能原諒他。我們在一旁稱贊她的當機立斷,都說這樣子對雙方都好。她當即就說以后一定要找一個對她好的,老老實實的。

大三的時候,還真的出現了這么[……]閱讀全文

還好,姑娘

還好,其實是自己的期待值,對任何人事不帶有過分的依賴和期待,也沒有過分的要求。過一點還好的生活,就知足了。

還好,姑娘

我們都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好,無論是曾經的雨天,還是喝醉的夜晚,無論是炙熱的陽光,還是對峙的臉龐。只是不管在何處,我都不能再和你同行,不管去哪里,我都不會再在你身邊。記憶里你依然是多年前的模樣,你用力地活著,用力地呼吸,好像要把肺頂穿了一樣。
分分合合,結識不易。兜兜轉轉,散場別離。
指鹿為馬,錯亂記憶。畫地為牢,今宵往昔。
01
我認識一位還好姑娘,我叫她小憶,現在朋友[……]閱讀全文

也許有一天,我不會再等你

互相喜歡的人,就應該在一起。

也許有一天,我不會再等你


井蓋剛來我租的房子時,和我有過一場對話。
我帶他看廚房。廚房挺大的,我說,很干凈吧,我剛打掃過,什么都……你媽逼的蟑螂!
哦,不是蟑螂。
我迅速把地上那一小塊污漬擦去。
呃,可能昨天漏掉了……我尷尬地說。
井蓋笑笑。還好。他說。
再看臥室。臥室也挺大的,我說。很干凈吧,我請了家政。你別老看天花板,那兒是之前下雨泡的,頂層嘛,有點兒滲水。后來重鋪過樓頂,放心,不會往下掉墻皮……
說著,一片墻皮落下來,“啪嘰”一聲掉到我們腳邊,粉碎。[……]閱讀全文

也許我是個天生的bitch,紀念20歲人生里的墮落和瘋狂

90后女生的墮落和瘋狂,女生要學會關愛自己。

人生里的墮落和瘋狂

突然想發這么個帖子,算是直播,不過LZ速度比較慢,寫到哪算哪吧。

LZ先自我介紹個,91處女座,166,94,B杯,膚白腿長身材還可以,樣貌一般,不化妝的時候看著挺乖的。

到現在為止發生過關系的男人大概有20多個,墮胎五次。

在開始講色色的睡前故事之前,有必要先提一下LZ的家庭環境。LZ的爹在LZ還沒記事的時候就出軌,然后跟LZ媽離婚了,而LZ媽是那種事業心極強,感情方面很淡漠的女強人~LZ是獨生,他們離婚后,LZ跟著[……]閱讀全文

高中老師的老公打我,師生戀該怎么辦?

學霸的師生戀,還鬧大了……

師生戀

第一次到這來發帖,我實在太糾結太難受了,覺得說出來會比較好受一點。

周末我洗完早回到宿舍,發現手機有十幾個未接電話,而且是一個陌生號碼,我回撥過去接電話的竟然是劉老師。她很緊張,說她老公臨時買了高鐵票到北京來了,說是去出差,她覺得他并沒有在北京的業務,而且走之前把她的手機都沒收了,所以擔心他是來找我的。

她認為是她和我寒假見面被他知道了,所以跑來要打我,要找我麻煩。我聽到這個消息也很震驚,但因為劉老師越說越急甚至抽噎起來,所以反倒成了我安慰她[……]閱讀全文

一生只愛一個人

宋開始這個故事的時候咖啡館有點吵,我也有點心不在焉,偷瞄著后桌的三個漂亮女生。三個女生此時在同仇敵愾地數落自己男友不體貼不溫柔,眉眼雖是蹙緊的,空氣中卻是掩不住的歡喜,這種歡喜就像父母喜歡當著外人的面數落自己的孩子一般,是源自喜愛生的挑剔。我偶爾余光掃到她們的眉飛色舞,聽到一句,“溫柔的好男人都死光了嗎?”

一生只愛一個人

真巧,他這個故事,就有關溫柔。

宋父親以前是在小鎮上開地下賭場的,叔叔是做民間借貸的,說白了,就是放高利貸,當然,明面上都有正經的工作,這個不好細說。
可想而知,宋從小[……]閱讀全文

愛情,是一種輪回

婚姻,找的是伴兒,不是夢。接受真實的自己和對方,在愛情是重生。

愛情,是一種輪回

在廣州日報社做國際新聞編輯的時候,我干過一件很八卦的事。

當時,美國一家網站找到了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及其幾十個情人的照片,以及他們之間的一些情話,我將這些照片與部分情話拼成了一個有趣的版面。不料,當天值班總編說,“太低級趣味了,撤了重做”。

那時,我還花了些時間消化情緒。后來想,這樣的版面,真的是低級趣味。

不過,那小半天的工作沒白費,因為我發現,克林頓的這幾十個情人,僅從相貌上,可以分成兩類:一類很像[……]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