戾氣縱橫的文章是啥樣子的?

初讀韓愈文,我也覺得他文章中有一股戾氣。再讀,發現不是戾氣,是浩氣。

韓愈文

晚間和某友吃飯,他在小報發了幾篇短評,得意地告訴我:“寫評論很簡單,要訣就三個字:有戾氣。”

他說的對。戾氣之于評論,就像意淫之于故事。缺了就不好看。雖然它們并不是生活的真相。可真相要么無趣,要么殘忍。

文章要好看,須添些戾氣。以敘事來說,本文第一段“小報”、“得意”這些詞就是戾氣。添了,不夠溫柔敦厚。但不添,就沒有色彩。以議論來說,第二段“他說的對”就是戾氣。如果改成“他的話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閱讀全文

教你寫出有肉味的好文字

張公子聊吃肉,耐心的文藝青年快來觀摩。

酥爛掛醬的紅燒肉

一開始,你看見一盤酥爛掛醬的紅燒肉,噴香撲鼻,你就想來碗白米飯,吃了它。

后來,你吃過許多紅燒肉了,自己也做過了。你看見一盤紅燒肉,就會下意識的考慮:這是五花肉還是肋排肉?這紅色是炒的糖色還是老抽上的?八角分量如何?是不是下了桂皮?這肉煎過沒有?是燉的還是蒸的?這盤肉在你眼里支離破碎,分成無數細碎點了。甚至你還會情不自禁的去分析:這地方產豬嗎?如果不產豬,豬肉是哪來的呢?下廚的阿姨手腳干凈么?用什么方式掛豬皮上的毛呢?……

最后,[……]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