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棄的東西不再撿,哪怕再美好

丟棄的東西就不要再撿了,哪怕曾經再美好。

丟棄的東西不再撿,哪怕再美好

暑假是個分手季,身邊大大小小的情侶都已將愛化為恨與痛,從此相看兩生厭。8月初的時候,偶看兔子和兔子先生的人人,看他們每天不厭其煩地轉載各種心靈雞湯,我就察覺出了一些不對頭。后來兔子和我說,“我和他分了,一個月前的事了,這件事就不要再說了”。可能她已經將他的人人刪去或拉黑,彼此都看不見彼此的痛。我覺得可惜,如果兩個人都這么難受,換做我是兔子,應該會去挽留的,畢竟,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但是我后來就明白了。因為據那二十天之后,我也失戀了。[……]閱讀全文

你走了真好,不然總擔心你要走

有些感情到最后注定是徒勞無功。但奇怪的是,彼此也不會覺得可惜。

你走了真好,不然總擔心你要走

(一)

表妹是一個非常有氣場的女孩,女王范。

有個男朋友,在她的王國,服役多年。今年準備領證,合法登基。

表妹的強勢覆蓋面極廣,從牙膏的擠壓方向到房子裝修,甚至包括提分手。

她和他有個約定:就算提分手,也必須是她提。

他說,好的。

我問表妹。為何連分手都要由你來提。

表妹神秘地笑著說,因為只有我提分手,我才能收回成命,才能將它作廢。

他一個大男人,要是提了分手,再反悔,會[……]閱讀全文

也許你單獨度日,卻永不孤獨

這是我一直渴望的生活:羈旅四方,用腳行走,用眼睛觀察,和心臟愛與記錄,然后,過完一生。

也許你單獨度日,卻永不孤獨

忘了是哪一個午后,一個未曾謀面的人慕名來訪。我以為是熟稔的朋友,于是不假思索,狂鐺打開門。

一張陌生的尷尬地笑著的臉。

我又驚又惶,也不知道怎么才好。

其時我正穿著拖沓的長裙,絞著亂兮兮的髻,邋遢之極。再看看屋子,也同樣的潦草狼狽——滿地紙屑和臟衣服,床鋪未疊,幾頂胸罩正吊在半空的鐵線上,一如一串突兀尷尬的省略號,對女主人的生活作著無語的概述。

我向來喜歡在文字里粉飾黑白[……]閱讀全文

該扔的果斷扔,不該買的別買

同過去的萬千牽絆告別,同周遭的紛紜人事撇清關系,是需要莫大勇氣的事。

斷舍離之難

日本近年流行一種家居整理術,叫“斷舍離”。聽起來似乎會聯想到剃度出家什么的,翻開書看,松了一口氣,和那些都沒有關系,就是收拾整理舊東西的技術。換個流行的說法,叫“人生整理觀念”。

斷呢,就是不該買的東西別買;舍呢,就是該扔的東西果斷扔;離也一樣。發明這方法的人,是個女人,叫山下英子。我請教過周圍好些奇男子,他們熟稔長篇累牘的日本女人名字,卻未嘗聽說過這個山下英子。倒是一位女編輯聽過,從陳慧琳的歌和張德芬的推[……]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