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君:分手清單

要分手?行,列個清單吧。把分手前兩個人要一起做的事列一下。也許,在清單結束的時候,你覺得她像從前一樣可愛了,她覺得你像從前那樣帥氣了,空氣變甜了,笑容變暖了,久違的戀愛感覺又回來了,很多問題也已經不再是問題了。

分手清單

我剛剛認識小米和薯條的時候,他們很恩愛,恩愛到什么程度呢?兩個人的四片嘴唇幾乎總是在一起,沒事就親,親也就罷了,還非得發出驚人的聲響,就好像著名的馬德堡半球試驗,搞得路人紛紛側目。

后來兩個人的關系發生了一些奇怪的變化。在小米斷斷續續地講述中,我還原了整個過程。[……]閱讀全文

遇見就不要錯過,轟轟烈烈愛一場

該遇見的終究會遇見,即便是擦肩而過彼此都會回首看對方一眼,從此全世界的面孔都有他的模樣。

轟轟烈烈愛一場

什么是正常的男人?

十八歲的時候給我一個姑娘。

或者,給我一個十八歲的姑娘。

實在不行,就給我十八個姑娘吧!

姑娘們不要說這是耍流氓,其實這才是不虛偽的男人。

此時,我腦子里忽然浮現星爺版的唐伯虎,他舉著酒杯笑著哭: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其實那么多老婆真的沒用,他要的只不過一個懂他的秋香。

正常的男人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女人。因為他們不是打洞機。[……]閱讀全文

提高你人生的“容錯率”

我理解的成功,不是衣食無憂,不是獲獎無數,而是你能否真正享受每一次努力的過程。

提高你人生的“容錯率”

一月的時候,我的朋友F先生辭職了。

跳槽這事兒太常見,無非是從一家公司輾轉到另一家,每年我身邊總有人辭職有人跳槽,何況F先生工作七八年有慧眼青睞也是很正常的事兒,對此我并不覺得奇怪。

然而,事情并不如我想的那般。

F先生告訴我他不準備再做圖書編輯了,打算換個喜歡的行業重新開始。說實話,當我聽到F先生這句話的時候,我是震驚的。

為什么?

因為F先生已經年過三十,盡管薄有積蓄,[……]閱讀全文

永遠不必替對方著想

不是每一件事情,以深愛對方、替對方著想的名義,都可以變得偉大而有意義。關鍵我們想到的,必須是對方真正想要的。

永遠不必替對方著想

似乎,喜愛美食,是我們這個年代的標志。

周圍愛吃的朋友很多,許多本不愛吃的,也發著美食相關的狀態,逐漸愿意把自己包裝成吃貨。

而提起“吃貨”這兩個字,我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陸卿卿這個名字。

07年夏天,我第一次結識陸卿卿,是在淮河路步行街上的美食城,我是服務生她是顧客。當時我還在合肥念書,缺錢的日子,便常來這里做些小時工。

我經常打工的這家店,做的是[……]閱讀全文

世間所有的內向,都是聊錯了對象

但愿我們在人來人往中,能遇上那個愿意跟自己開口,也讓自己愿意開口的短暫聊伴。

聊錯了對象

上個月休年假,我去了上海一趟看望我的閨蜜W姑娘,我在虹橋火車站地鐵口等著她來接我,我心里算了一下,我們大概有一年多沒見上面了,不一會她過來了,我第一時間撲上去擁抱她,然后大喊一句“死女人你的痘痘少了好多,皮膚好些了呢!”

我跟著她到了住在公園前小區的小屋里,然后開始打開行李,卸妝洗臉,換上舒服的衣服,往她的床上一躺,在接下來的這一個星期里,我白天去上海的各種小巷子里找有意思好玩的咖啡廳跟餐廳待著寫東[……]閱讀全文

不能戀愛的男人

傻人有傻福,愛情往往格外眷顧一個單純的傻子,常常會好心丟給他們特別美麗的故事。

不能戀愛的男人

這個世界,可不是人人都把愛情當飯吃的。

對于一些人來說,他自己心中的愛與溫柔所構建的世界足夠支撐他與外在世界那些意外而又泛泛愛情的隔絕,這種習慣的拒絕總是附帶著自我滿足的愜意。他們自己建立一個自我陶醉,安慰的暖閣。他們對愛情的需求,甚至還不如一個饑腸轆轆早晨,對于一個肉包子的渴望。

我的室友阿磊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已經有整整5年單身一人,他的上一任甚至可以追溯到遙遠的上古高中時期一個苦追他的胖[……]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