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做了十年小三的宿舍同學,終于瘋了!

女主安靜懦弱,給教育界大拿教授做小三十年不能自拔,逐漸感覺老師、同學、舍友成天都在暗諷她,全世界都要迫害她,開始發瘋后被父母送到精神病院,用藥后變胖!當樓主終于覺得她正常了,卻發現她和老男人竟又好上了……

做小三的宿舍同學

先交代下人物啊,樓主自己,和我的宿舍同學,簡稱她為煙火吧,因為她的氣質和生活狀態真是不食人間煙火啊,總覺得自己大俗人一個,呵呵。還有樓主在想怎么能巧妙的掩飾下身份,還把真實的故事情節講給大家,萬一有熟人來逛天涯,那真是一眼就看穿了。樓主是研究生,以前上本科的時候傻乎乎的,覺得周圍的同學都可愛的不得了,但上了研究生才發現,周圍的人真是JP啊,真是五花八門什么樣的人都有。有200字了么?

話說樓主費了就牛二虎之力總算考上了研究生,終于盼到了開學報道的那天,我一早就去了學校很快辦完了手續,并領了宿舍鑰匙,去了宿舍,一開門就發現煙火姐姐已經在了。

我們宿舍是那種上床下桌的格式,當時煙火姐姐就坐在桌子前發信息,但是一看見她還是很震撼的,大夏天的穿的那叫一個飄逸啊,雪白的一身連衣裙,裙擺很大的那種,黑頭發散下來,真跟仙女差不多,呵呵,抬頭一看,有個40多歲的大叔正撅著屁股在床上給她鋪床呢,而煙火姐姐就安靜的坐在桌前發信息,我進去后,煙火姐姐淡然的沖我一笑,我才發現她的年齡也不小了,有30左右,但不覺得老,還是很青春,穿的也青春,瘦瘦小小的個子,很有氣質啊。

我跟她簡單打了招呼,還想開口問,叔叔好,后來把話又咽了,因為實在拿捏不準這倆人的關系啊。后來證明我當時的想法是正確的,幸虧沒張口來句叔叔好啊。樓主打過招呼,看過宿舍后就走了,當時樓主還跟男朋友住在學校對面的小區里,暫時不準備搬進學校住。

我當時在回家的路上就琢磨了一番,是老爸吧,可都30歲的人了,來上研究生還用家長來送?是男朋友?年齡又大了點,而且男朋友給她鋪床,她就呆坐在下面,還真是體貼啊。搞不清楚啊。

到了第二天學校組織全校開會,我見到了我們宿舍第三個人,叫她MM吧。三個人一起去開了會,期間樓主八婆的問煙火姐姐,昨天那是你什么人啊?煙火姐姐淡然的說,他是我男朋友。我說,哦,那他今天回去了?她說是啊。我說,他還替你鋪床,真好啊。

煙火姐姐又開始仙女一般的微笑。

再交代一下,煙火姐姐和MM是一個專業的,一個導師,煙火姐姐大提琴拉的很好啊。

開完會后,煙火姐姐說想吃辣鴨脖(煙火姐姐真的很喜歡吃辣啊,看她吃辣都能把我嚇死),我說我住的小區就有賣的,你跟我去買把,就在學校對面,也不遠。

她說好。

接著雷人的一幕發生了,我們倆剛走出學校大門,她就對我說,她不去了。

我說,很近的,就在對面,

她說我男朋友不讓我去。

我說,很快就回學校了,又不去哪玩。

她說,我還是不吃了,我回去了。

我說,你去買了就回來,他也不知道啊。

她說,我男朋友讓我發張彩信,證明我在宿舍,我要回去拍照發彩信。

當時,樓主就被雷的屹立在學校大門前,久久回不過神來,

我說,哪好把,我先走了。

在以后的歲月中,我無數次出現在煙火姐姐的彩信照片中。充當背景(我的床位和煙火姐姐的床位對著,她坐在她那邊拍照時總能拍到我,)也無數次,接過煙火姐姐的電話,對那邊的男人說,我們是在宿舍。

大家表著急,樓主會把故事講完的。

大約開學后一星期,樓主男朋友小呆同學被公司調到外地監工去了,要去兩年,樓主就搬回學校住了。搬回宿舍后,大家相處的還好,彼此不遠不近的,研究生,就是有些防御了,當年上本科時不管打架還是打鬧,大家那都不不認生啊,天天宿舍里熱鬧及了。現在宿舍里每天就很安靜,煙火姐姐每天就坐在書桌前不動。我和MM也在書桌前看書。

很明顯的是MM不太喜歡搭理煙火姐姐,(插一句,MM和我都是80后啊,MM比我還小一年。)煙火姐姐雖然是70后,但還是很怕MM。見MM對她愛答不理,所以有什么事就喜歡來問我,上課吃飯也喜歡叫我一起。

相處了幾天,我就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煙火姐姐手機信息電話不斷,一直處于發信息的狀態,電話也10幾分鐘一個。終于有一天,研究生生涯宿舍第一站爆發了。

前面說過了。樓主的床是和煙火姐姐的床對著的,所以MM的床是和煙火姐姐的床聯在一起的,她們一個喜歡沖南睡一個喜歡沖北睡,所以頭部離的很近。這天晚上,大家都上床睡覺了,我也迷迷糊糊的,就聽見,煙火姐姐那邊還有電話進來,她就躲在被子里很困難的小聲說話。(再插一下。煙火姐姐是個很有教養的女孩,做什么的都很輕巧。)樓主不管,繼續迷糊的睡,但就在這時,突然聽MM大叫:還TMD有完沒完了!!!

當下電話聲音就沒了,樓主也一下被嚇醒了。

過了好一會,煙火姐姐從那個被子里掛了電話,爬出來,不食人間煙火(我發誓她的感覺就是這樣的)的輕輕問:MM,你這是怎么了?
MM:你還有完沒完了,你要想打電話出去打,別妨礙別人。

煙火姐姐:哪對不起

大家又睡去,一夜相安無事。

第二天,MM不在,只剩我和煙火姐姐,她一直悶著頭在書桌前,我叫她,她也有氣無力的。過了一會,她突然說:XX(樓主的名字),你說MM這時怎么了,怎么發這么大脾氣,我怎么著她了?

樓主無語,因為樓主早把這事給忘了。我說:她可能覺得吵吧,小孩子么,你不要生她氣。

煙火姐姐半天不說話,又過了一會她突然說,我要搬宿舍,她這樣,我住不下去了。

當時樓主就倒塌,好歹你也是個70后啊,這點小吵還沒見識過?這就要搬宿舍?搬宿舍這個字眼樓主多年沒聽到鳥。而且你還是成年人了。這里還要交代下,煙火姐姐是有工作的,她是A省省城的一所大學的老師,為升職稱來讀研的,MM也恰好是那兒人,我們隔壁一個女孩也是那兒人,此人以后會登場。

我就勸她,我說就這點事還要換宿舍,一會就好了。你昨天跟誰打電話呢?怎么每天不停的打、、煙火姐姐的回答,又一次讓我見識到大千世界,無所不有啊。

煙火姐姐說,是我男朋友,他昨晚上非要讓我說,我愛你,我會永遠忠于你,再睡覺。可我說了好幾遍,他說他停不見,我又不敢大聲,怕吵到你們~~~~

樓主當場就石化鳥。。煙火姐姐說這些的時候一點都沒覺得不好意思,很自然。她還說每天晚上都要說這句話,他男朋友才會掛電話。

還有,大家不要罵煙火姐姐,因為她真的很可憐,她沒做過什么壞事,可以說她真的什么都不會,除了拉大提琴。最可惡的人是他的那個男人,叫他什么好呢,叫禿鴉好了,真的是老的頭發快掉光了,此人真是變態中的極品啊。樓主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樣的生活能催生這種人的變態,又是什么樣的生活催生了各種JP。

在我搬回學校的第一個周末,煙火姐姐便回家了,是禿鴉讓她回去的。星期一煙火姐姐回來繼續上課,在星期三的下午,我們還上著課,煙火姐姐突然說,XX(以后XX就算樓主的名字把),我男朋友的短信好奇怪,我覺得他今晚上會來,我說,不會把,你不是剛從家回來么?

果不其然,等我們下課往宿舍走的時候,看見那老男人已經在樓下了,煙火姐姐那個高興啊。這次,我才真正看清了禿鴉,他個子很高,有點肚子,真的很老,有快50歲了,頭發28分,帶一眼鏡。樣子就是最普通的公務員那種。禿鴉還跟我說話:XX,你好。我總聽煙煙說起你,說你很照顧她,你們生活在一起,就是要這樣互相照顧。煙煙什么都不懂,你要多幫她。

樓主當時就~~日日日,煙火命還真好,70后了,還被說成什么都不懂,要我80后的照顧她,樓主的命怎么這么慘。小呆什么時候對我說過這種話。

話說,樓主聽了禿鴉說話,覺得他的聲音很像個女人聲音,一副教育人的口吻,后來還真驗證,此人還真乃當地教育界大拿。

既然禿鴉來了,煙火姐姐晚上自然不在宿舍住了,所以晚上就我和MM在了。這一晚上還真不白過啊,因為從MM口中,我知道了煙火姐姐的故事,也明白MM為什么從一開始就特別煩煙火。

晚上我們都上了床,就聊起來禿鴉突然從天而降,制造浪漫與驚喜的事。MM不屑的說,他倆的事,我們那誰不知道啊。我說,你早就認識煙火。MM說是啊,我有朋友跟她是一個學校的,我們當地誰不知道她的事。樓主遂精神起來。

MM同學也是個愛叨叨的主,我還沒問,她就全說了。話說,十幾年前,煙火姐姐正上大學那會,到禿鴉家去給禿鴉的孩子做大提琴教師,從此兩人就干柴烈火鳥,依法不可收拾,直至被禿鴉老婆發現。兩人分手一段時間,不知怎么后來又好上了,一直好到現在。

當時樓主還是很震驚的,因為一段婚外情能好十幾年,還能每天如膠似漆。她們每天在不停的發信息,百十條是不在話下,打幾十個電話,從7點禿鴉打電話叫煙火起床開始,一直到晚上睡下。中間還要有彩信,證明去教室了,去食堂了。更加離譜的是,禿鴉還要每天給煙火寫封信,而且要求煙火也要寫給他。最夸張的是,禿鴉要求煙火姐姐每星期都要回家,他還不定時的突然從天而降。

上述描述沒有一點夸張啊,煙火姐姐每天就是這樣生活的,手機平均一學期一個。

MM跟我說了煙火姐姐的簡史,說實在的,樓主沒有因為煙火姐姐是小三而反感她,因為煙火真的每天就在在即那一畝三分地里,啥也不干,也不惹人討厭,除了問些弱智的問題。對人很有禮貌,很溫柔,總對我說,XX,你要小聲點,女孩子要溫柔。呵呵,基本上樓主覺得她是個很單純善良,溫文爾雅的女孩啊。

但MM正好相反,真是能不搭理就不搭理,總是由著自己的火爆性子了。

后來,過了幾天,樓主這個八婆總算憋不住問起煙火姐姐來,問煙火你男朋友怎么年齡這么大啊,你們怎么還不結婚啊?煙火姐姐說,我們家不讓結婚。我說為什么不讓啊?你都這么大了。煙火就不說話鳥。樓主又恬不知恥的問,你男朋友是不是離過婚啊?煙火說,是啊。后來樓主一激動,就把MM的話說了,原諒樓主把,MM。煙火聽了也不生氣,只是說,我男朋友在我們認識兩三后就離婚了。我說,哦。

后來,到煙火姐姐逐漸瘋癲的時候,我們大家才知道,禿鴉那廝根本沒離婚。

大家肯定好奇鳥,一個沒離婚的男人,有老婆孩子家庭的男人,是怎么做到天天電話短信,見面不斷呢?老婆不想搭理,可孩子還要照顧,還要教育吧,難道全部的時間全放在煙火身上?從一早叫起床開始,一直到晚上入睡,頻率是半小時內不可能不聯系,他沒有工作么?

其實樓主也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到現在。大家都乃民間智慧達人,望對此處懸疑多做討論。

其實煙火姐姐很安靜的,跟誰都不會有深接觸那種,任何人都防著,我覺得是變態禿鴉交她的。我跟她算是比較好的,可這么多年都沒有一起逛街買過衣服。她從來都是自己去。有朋友說她是不是愛錢才跟老男人在一起,我覺得老男人也不是大款那種,但是也沒缺了煙火花的,但煙火跟他絕不是為了錢,因為這些年,不斷有人給她介紹男朋友,有的超有錢,她連見都不見。

因為煙火的安靜和經常回家,所以我只能給大家描述下她的狀態生活,具體也不會有很狗血的戲劇沖突天天出現。

煙火基本上不是個虛榮的女人,她的欲望無非就是吃和買衣服。她很能吃,但很瘦,她是那種現在想吃某種東西就要立刻吃到那種,但往往是買來吃一口就扔掉,然后又會想吃別的,再去買。然后就是衣服,她的衣服風格很固定,但一個款式會把所有顏色都沒回來,再艷的顏色她穿還是很清純。有的時候她買一堆衣服回來,發現衣櫥里有一模一樣的還沒有穿過,總之她幾乎每星期都去買,買一堆回來。保養品也是,她不怎么化妝,但保養品香水有一桌子,什么大牌都有,大部分根本就不會用,然后就天天堆在那,落灰。

她到不像其他的小三,要買房買車出去顯擺那種,給她車以她的智商也不會開的,

有的童鞋說劇情性不足,樓主也沒辦法啊,因為煙火姐姐每天就是那么生活的,在我們適應了大半個學期后,已經見怪不怪了,其實樓主也一直在思考為什么煙火姐姐會是這么一個沒有思想被別人牽制的人,還跟MM討論過,可MM對此話題不感興趣,總是一棒子打死,說她自找的。我說煙火其實還挺單純的,MM就會嗤之以鼻。但是樓主的想法確實也是太一廂情愿了。現在的社會誰會真的沒自己的想法,沒自己的小算盤呢。呵呵,其實煙火姐姐也是很有野心的,她一心想從她所在的城市走出來,留在現在我們所在的城市,這也是她精神出現問題的一個由頭吧。

說說煙火的家庭吧。

以前看煙火姐姐吃東西,總覺得她家會不會很窮,導致小時侯沒吃到好東西,現在才瘋狂的吃。她很大部分的時候吃東西是很瘋狂,不僅吃的多,還吃的很固執,比如說最近她喜歡吃麻辣香鍋,那就每天都去吃,每頓吃(當然除了早餐啊),樓主有時候看她在那吃東西,跟只小老鼠一樣,總覺的煙火小時候吃不飽飯是的。

但實際上不是的,煙火的爸媽都是知識分子,家庭還算富足,她的大提琴也是從小就練就的童子功,還從小彈鋼琴。(話說樓主媽媽也說小時候沒讓樓主學個鋼琴啥的,我說那時候你買得起鋼琴嗎,此證明煙火家還是很有錢的。)弟弟在國外很多年也拿了綠卡了。

有一次,樓主和煙火一起吃西瓜,煙火把西瓜切成一塊塊的,兩人在那吃,我發現煙火只吃每塊的三分之一或頂多吃到一半,還剩大半部分紅瓤就扔掉,我說你怎么不吃完啊,下面還有很多啊,都熟透了,這樣很浪費唉(她吃東西總這么浪費),煙火睜著她的大眼睛對我說,再吃下去就蹭到臉了。原諒樓主又一次石化鳥。第一次見有人怕吃西瓜蹭到臉就吃幾口就扔掉的。我接著說,那你在家吃也這樣啊,煙火再次睜著她迷離的大眼說,在家都是我爸幫我吃剩下的。

后來從這一次,我就意識到煙火的家庭很有問題,太寵愛她了,導致她依賴人依賴慣了,一旦有人事無巨細的照顧她,她就會什么也不做,等著受那個人的照顧。跟我在一起也是,什么弱智問題都會問我,隔壁宿舍的同學來玩,看到她一直在問我一些弱智問題,都會說怪不得MM煩她了,你是怎么忍受的啊。呵呵,樓主因為跟她還算好,而且也不是當面會給人難堪的人,所以一般還都照顧煙火的情緒,不會表露出反感。

后來煙火又陸續的提到她的爸爸是怎么寵愛她,她說小學上語文課,語文老師說,煙火,你上課怎么一直低著頭,連黑板也不看。煙火就覺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回家后告訴爸爸,說再也不上那個老師的課了。煙火的爸爸,也是一枚教師。竟然說,好好好,咱們再也不去上了,后來好像不知道怎么弄的竟真沒再上過那個老師的課。還有一次,煙火上中學了,要在操場上開全校大會(相信大家都有這種回憶吧,抱著凳子全校在操場上開會),她爸爸怕煙火曬著,竟然搬著小板凳去替煙火開會。

從這些事里,樓主分析煙火成長的家庭對她太溺愛了,所以一直受人照顧,不能承擔一點挫折,所以,當她認識了禿鴉,禿鴉24小時全程掌握她,連鋪床都為她做,那她怎么會離開他呢。

其實30多歲的煙火到現在還是那樣,在食堂吃餃子,只吃肉餡,走時留下一堆餃子皮。有一次,我看她左手捏著個蘋果,右手拿著水果刀,在那迷蒙的比劃來比劃去,我說你干什么,她說想削蘋果,我說,唉,算了,我給你削吧,看你那樣。樓主三下五除二就給她削完了,削完后,煙火姐姐很開心的說:XX,你真能干,不像我,什么都不會。至于承受挫折方面,她長到30歲跟她小學時是一樣的,記得有一次我們上馬經課,這種課大家向來不喜歡上,去的人很少,那個老師就想盡辦法讓我們集中到前5排坐,這樣老師就不用在大教室里跑來跑去的講了,課煙火姐姐上課偏喜歡自己坐最后一排(話說煙火姐姐這種跟誰也不深交,天天杵在教室最近一排,那種神秘感迷倒了好多男生啊),老師說,那個穿白衣服的,你到前面來坐,盡量集中下,煙火不動,老師說,說你呢,不是別人。煙火慢慢移動過來了,上完課,我們早把這事給忘了,可煙火回到宿舍就哭了,說要退學,大家當時都瘋鳥。

我們就這么生活著,也逐漸習慣了煙火姐姐的種種,什么東西都見怪不怪了,后來MM有了男朋友搬出去住了,就不經常見她了。煙火姐姐到二年級的時候從一個星期回家一次已經變成2星期了,我能感覺到她其實也想擺脫禿鴉,只是沒辦法,回答禿鴉的電話也是有氣無力的。禿鴉對于煙火的要求很變態,什么事情煙火只能答應,不能反對有異議。所以大部分,煙火接禿鴉的電話,都是一直在說,是是,知道了,行了,知道了。

煙火洗澡也要掐著點洗,因為洗澡之前禿鴉會打電話,規定洗澡用20分鐘,如果20分鐘后煙火還沒洗完,沒接到禿鴉的電話,禿鴉就會瘋鳥,就會不停的質問煙火,還會打電話給我。

有一次,煙火上洗手間了,沒拿手機,禿鴉打電話沒人接,就開始瘋狂打我的電話,我當時很煩他,就是不接,就煙火上廁所的功夫,我手機竟然有禿鴉9個未接電話。無語鳥,煙火不懂事,你一50歲的老頭子也不懂事??OMG,真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這樣二年級在平穩中過著,大家相處的平安無事。煙火真是很會防御人,嘴巴很緊,她有什么事也不會對你吐露衷腸的,我覺得她如果有幾個交心的閨蜜,她應該最后不會淪落成那個樣子。有一天,我們倆竟然爆發了一場爭吵,這次爭吵弄的我很寒心,我想平時我對煙火可以了,她竟然還跟我吵架。但后來才知道,那個時候,她精神狀態就已經開始出現問題了。而在吵架時,煙火根本不是平時的煙火了,很堅毅很厲害,樓主都害怕了。

其實具體當時怎么吵起來的,我現在已經忘了。好像有天晚上大家各自在上網,我因為和小呆吵架心情特別煩。她又在做些弱智舉動,問我弱智問題,樓主也實在受不了了,說話可能有點不好聽,但要是擱別人不會有什么,因為樓主已經很煩了,她還在那煩人。但是同樣的馬經課的事再上演了一次,她又不行了,說我怎么對她這么厲害,說我跟平時不一樣了。說要換宿舍

樓主當時更煩了,就不搭理她,一會她就很大聲的開始放她那些古典音樂,我說你能不小點聲?

她轉過頭來說,你平時放音樂聲音比我還大。

這不是明顯的吵架嗎。樓主那個寒心啊,心想,誰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擱別人肯定還噓寒問暖的,擱在煙火這你還成欠她的了。樓主當時說,你把音樂關小點聲!

煙火就是不關,這還真跟平時的她不一樣了鳥,樓主那個氣啊,其實樓主這個人是很懦弱的,痛恨自己啊。平時好像很厲害是的,真到吵架了,一點折都沒有。所以樓主一摔門,去隔壁了。去找隔壁的一個女孩,前面提過一下,跟煙火和MM都是一個那個省會城市的,跟煙火也是一個系的,只是導師不一樣,叫她什么好呢,叫LL好了。LL跟我們宿舍還是很熟的,我們也比較要好,所以當時樓主找評理去了。

去了LL宿舍,就她一個人,我一進門,她就說你這是怎么了。哦,想起來了,樓主當時不爭氣的哭鳥,樓主真沒出息,總這樣。我就把事情跟她一說,LL說,算了,大家都知道她不是個正常人,別生氣了,明天就好了。我說我真的好寒心啊,本來就挺煩的,她還跟我吵架。LL又安慰~~~~

過了一會LL手機響了,竟然是煙火的短信,說,真是什么樣的人找什么樣的人啊。當時我想,煙火肯定知道我來找LL了,看來沒那么容易就平息啊。LL看了之后也有點不高興,但LL真是個很大度的人啊,她說我過去跟她說說吧。我說你別去了,你要去,她還以為我跟你告狀。LL說沒事。她就去了。

過了一會,LL回來了,說,煙火說剛才那短信她發錯了,還說你們沒什么,不知道為什么你就生氣了。我說她還跟沒事人是的。LL說,我看也沒什么了,你回去吧。樓主玩了一會就回去了。可兩人不說話,樓主也有氣憋著,就找了一個藍顏知己出去聊天喝酒了,那天還真是好多煩心事趕一起去了,心情那個郁悶啊,好哭了一場。哭完回去有一點多了吧,回去之后,樓主也不管煙火,她已經睡了,樓主繼續上網。到了4點多鐘,樓主爬上床,并把床上的燈開了,這下徹底激怒了煙火,她竟然爬起來了,并把手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樓主不管繼續睡覺,煙火故意起來半天,后來折騰了一小時也上床了。

第二天兩人還是不說話,但還算相敬如賓,沒有惡言相向。第三天,一早有課,樓主和煙火都大早起來了,以前我們早上上課,會打開電視聽新聞,這天我也打開了,一邊擦臉什么的一邊聽新聞,可在這時,煙火竟然突然把電視關掉了,樓主當時怒氣沖沖的一摔門走了,正好有風,摔門聲巨大無比。

此后幾天煙火和我一直冷戰著,但彼此不再做故意激怒對方的舉動,有一天,她自己在那搗鼓電腦(煙火基本上是電腦白癡,什么QQ,MSN統統都沒有),她好像是上不去網鳥,就一直再打電話給個學生(可能是她以前的學生,話說她那個學校的學生不少又來我們學校的深造的,很多筒子們說她這么做不怕學生們鄙視嗎,事實是女生都很崇拜這樣一個飄飄弱仙女的老師,男生很多都暗戀她,給她發信息,送禮物。)

煙火打完電話,還是沒上去,樓主就在這邊坐不住了,暗罵她怎么這么笨,這么簡單的設置都不會,過了一會,我實在忍不住了,直接走到她那說,你讓開,我給你弄。煙火就讓開了,我又三下五除二給她弄好了。我就很淡定的回到自己那。煙火自己在那又鼓搗半天,過了好一會,轉過投來叫我:XX,你可真李漢,一下就幫我弄好了。我之前還跟你吵架,我男朋友已經罵過我啦,說我不對,你別省我氣了,好嗎?

接著煙火就哭了,眼淚不斷的流,她十分真誠的在跟我說話流淚,我一時間就語無倫次鳥,說,我沒生氣,后來我們就又和好鳥,這次樓主覺得禿鴉這人還不錯,懂得是非黑白。(其實之前我對禿鴉的印象也沒沒有很差,覺得這人還可以,是煙火發瘋以后,我才覺得禿鴉很變態。)

雖然我們和好了,但我還是覺得很奇怪,那么好脾氣的煙火怎么變的面目那么猙獰(吵架時相當猙獰),而且很莫名其妙。后來才知道,這是她發瘋的一個序幕

這個時期是我們二年級了,這個地方要說一下,一年級升二年級那個假期,煙火父母要著急去煙火弟弟那,煙火弟弟已經在國外結婚生孩子了,煙火父母幾年沒見過煙火弟弟,準備過去。煙火父母來我們這個城市準備給煙火買套房子(煙火自己說的),話說這個城市的房子還真不是一般二般的貴,最神奇的是,買套房子動輒近百萬這種大事,他們家竟然上午看了房,下午就把錢交了。只看了一個樓盤,其他樓盤都沒看。然后她父母就飛走鳥。這是何等的豪邁啊,呵呵。

然后雖然付了近百萬,但還有幾十萬的貸款,煙火這時候開始做大提琴老師了,找了好多家琴行,每天都很忙,也很少回家了,禿鴉也好像默許了她出去賺錢不回家跟他相會。有一天,煙火堆我說,XX,女人還是要自己有錢啊。我當時沒覺得怎么養,后來想一個從不談錢的煙火,怎么來這么句感慨呢?

就在煙火天天連軸轉賺錢的時候,有一天中午,煙火上完課(學校的課)回來,也沒吃飯,悶悶不樂,問她也不說話。我也沒當回事,自己這邊著急要出去,在化妝。后來過了很長一會,煙火突然對我說:XX,你覺得王老師怎么樣?我說:不錯啊,老教授了,還挺又男人味,挺可愛的。煙火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又說:我以前也覺得他很好,我今天才發現這個老師怎么這么惡毒啊??

樓主當時忙著化妝,也沒太在意就說:怎么了啊你?你今上午不是上王老師的課么?

煙火,我就是上他的課,才發現他這個人這么惡毒,算了,我不說了。

我說:到底怎么了,你到是說啊?

煙火說,我不說了。
我說,你這個人就是這樣,有什么事跟大家說說,比你自己憋著強。

煙火過了一會說:今天王老上課講莫扎特傳了。

我說,那很好啊。怎么了?

煙火:他講的時候,故意講到勾引,女人,上床,欲望,這些字眼,他可真惡心。

我說:有么?那是講課需要吧,上課老師講情緒和一些東西時,不經常講#%¥#%%&什么嗎。再說王老師的課大家都評價很高的。

煙火不說話鳥,很生氣的說,是是是,是我有問題,是我有病,你們都覺得好吧。

我莫名其妙

又好長一會,煙火開始哭起來來了。

我停下化妝,問,你這是咋了嗎,我說怎么情緒不對,也不吃中飯就坐在那。

煙火哭說:我不知道怎么的最王老師了,王老師上課的時候總講上床,勾引什么的,每次說這些話的時候還死盯著我。

我說,不可能,今天是大課,是階梯教室,你總做最后一排,我們坐最后一排時老師在前面,我們連他表情都看不清,他怎么會看清我們呢,怎么會總盯著你呢。

煙火輕蔑的哼一聲說:我就知道你不信,都是你們好,是我有問題行了吧。他確實在罵臟話,還一直盯著我。

我說,你別生氣嗎,首先,王老師上課怎么會罵臟話呢,第二,他根本就不會看清你是誰,其實他也根本不認識咱們,大課又不是小課。

煙火哭的更厲害了,一邊哭一邊說: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總是被人家說,來了這還是這樣,今天所有的同學都看見了,他是一直盯著我說的。

煙火這時哭的鼻涕都下來了,我覺得這事真開始嚴重了,剛好LL過來了,我說,LL你趕緊安慰下煙火吧,你看她哭成這樣。

LL說你怎么了這是,煙火不說話。

我說你別又憋著了,我一個人的話你不信,你吧這事講出來給LL聽聽,你看她是不是會跟我說的一樣?

煙火又斷斷續續的敘述了一遍,哭的那叫一個難看,樓主都不忍了。

巧的是,這時,MM也回來了,原來是她們系黨員開會,LL和MM都要去開會,正好碰一起了。

煙火講完了,LL和MM都覺得很好笑,煙火還在那哭,一遍遍重復。樓主這時收拾完畢要走了。

LL和MM不像樓主在給煙火分析,而是笑著說這怎么可能啊,說你這不是自找沒趣嗎,他認識你是誰啊,他上課罵你,其他人都不用上課了么。

煙火想來比較怕MM,見她們這么說,就說,唉,算了,是我有病,你們說我是不是有神經病啊?是不是要去醫院?還很勉強的笑起來,很明顯是自己的話題大家不喜歡,然后在緩和氣氛那種強笑。

這時LL沒好氣的說:是啊,你有精神病,趕緊去醫院吧,說完就和MM走了。(話說LL有時候就是很勇猛啊。)

樓主到了晚上才回來,煙火好像已經平息了。然后大家逐漸忘了這事。

又過了大約一個星期,煙火去上林老師的課(林跟王都是一個系的老師),回來了又是不吃飯,悶悶不樂。我已經有經驗了,知道她肯定又不高興了。

過了一會,煙火開口說:XX,你上過林老師的課么?

我說:上過啊,70多了還給學生上課,老頭子身體真好啊。

煙火說:今天我上他的課,他怎么跟那個王老師一樣,也是不停在罵些臟話,還一直盯著我。

樓主當場石化

我說怎么可能呢,他不用給別人上課了?罵你干什么,又不認識你。

煙火說:是真是,我這次后面沒座位了,我就坐到了前面。他比王老師還惡心,罵的還難聽,我就哭了,哭的很厲害,我盡力去抑制自己了,可是忍不住,周圍的人肯定覺得很奇怪,可是林老師竟然還說,你還在那裝哭,裝什么。

樓主這時還真沒辦法了。我無語了。

我說還有誰跟你一起上課了,問問其他同學,林老師上課真的罵人了,沖你罵罵?

煙火說,他不是直接罵,是指桑罵槐。

樓主覺得自己快蜂鳥。樓主想起來有個同學也上這課,就打電話給他:你上午上課覺得林老師有什么不正常么?

他::沒有啊,跟平時一樣啊,怎么了?

我:沒事,問問。他上課有講什么罵人的話么?

他:沒有啊。

我:你上課看見煙火了么、?

他:沒有啊,沒看見。

我掛了電話。

前面我可能表達有誤,給那個男同學打電話,問看見煙火了嗎。他說沒看見。是教室很大,沒注意到她,而不是煙火真的沒去上課,自己臆想的被人罵。

其實煙火瘋的不是特別厲害,大家現在覺得她是有幻想癥,幻想被害。其實萬事皆是有原因的,后面大家知道了原因,就會恍然大悟,她為什么有這種舉動了。

從前兩次,煙火上課回來后,我發現她開始恨所有跟王老師和林老師一個系的老師。總說那個系所有的老師都串通好了,上課諷刺她,罵她。當時我只覺得奇怪,我們幾個覺得她開始精神失常了,有幻想癥,還想帶她去看心理醫生,連一個大學的心里輔導中心我們都聯系好了,但她就是不去。這個時候,她堆我們還是友好的,就是對我們之外的人恨不友好。

這樣幾乎每天晚上都要鬧,樓主當時弄不清狀況,總被她氣哭,她后來發展到這個城市全部的人都在害她。她說,從教琴的地方出來,平時根本沒有出租車,今天我一出來就有一輛出租車,肯定是我們派去監視她的,她一會很厲害的質問我們,到底是誰指使我們的,一會有笑著說,你們就說吧,我知道你們一定是被逼的,你們偷偷告訴我到底誰指使的,我不怨你們。我們肯定是說,我們真沒害你,也每人指使,出租車是剛好經過啊。她就又開始發瘋鳥。

有一天晚上,煙火又瘋了好長時間,我好不容易容易哄著她讓她上床睡了,自己也爬上床,剛要睡,突然她在黑暗中大叫一聲,說,你們都不是好東西,都要害我,你不讓我活,我也不讓你們活。

樓主當時就瘋鳥,氣的坐起來,抱著被子枕頭,對她說,要瘋你自己瘋吧,我惹不起,我總躲得起吧。

樓主就去LL房間睡了。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就聽見外面有人叫罵,有人不停的咋房門,LL趕緊把我叫醒,說煙火在外面,我們倆都嚇的連大氣都不敢喘了,煙火在外面叫著我們的名字,說我們在密謀害她。

比如說有一天,她出了宿舍樓,非得說兩個男生沖她吐口水,還罵她婊子。我們說男生吐口水很正常啊,你不要覺得他們是沖你的,人家根本不認識你。她就一直在嘟囔,說,他們肯定是知道了,肯定是知道了。我們當時都在想,知道什么了啊,但百思不得其解。

后來她逐步發展到學校所有人都對她敵視,都知道了。她幾乎每天從外面回來都說別人都怎么著她了,她沒病,是那些人都瘋了。真是一天比一天嚴重,一天比一天要多出來一些花樣。

終于有一天,她開始堆我和LL也懷疑起來。在宿舍陰陽怪掉的說話,我如果在那上網,她就會說,XX,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很奇怪,你平時都很能說話的,你現在怎么不說了?

如果我有什么事跟她說,她又會很輕蔑的看著我說,你今天真的很奇怪,你平時不是這樣的XX。你知道什么了??

我說,我知道什么了?

她說,你自己知道,別在那裝了,沒一個好人。

樓主那些日子每天都被她這么折磨,怎么著她都會找事,有一天,她在那鬧胳膊,抹鼻子,很怪異,我說你干什么?她說,學你啊。我說:學我什么。她說:這不是你們的暗號嗎,撓胳膊,摸鼻子。我說:什么暗號啊,你到底是怎么了現在?她說,我還要問你怎么了呢?你說,到底誰教你這么做的?

樓主就真的瘋了,她白天情緒還穩定點,晚上就失控了,我那些天天天被折磨的睡不了覺。她真是一天比一天嚴重,我開始跟LL商量,是告訴學校,還是直接通知她爸媽。LL總說再等等吧,先帶她去看看醫生。這個時候,我和LL見面說話都不能讓煙火看見,讓她看見就會說我們在合謀害她。

前面講到當晚煙火鬧的很厲害,她以前再怎么瘋都只會在宿舍里瘋,這下鬧的全樓層的人都知道了。前面插播一點,頭天晚上,煙火又開始折磨我,非要說有人給她的電話裝了竊聽器,她的桌子那裝了攝像頭,還說:XX,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是我男朋友讓你這么做的嗎?

我真是百口莫辯啊,越說這事越像真的鳥。一團扯皮,每天扯,我被弄的精疲力盡了。

她還開始懷疑她教的小孩子也是被指使的,因為那些小孩子也撓撓胳膊,撓撓頭啥的,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辦了。

正好事情就到了她在外面破口大罵這晚上。我和LL實在不知道怎么辦,是打電話給學校,還是她導師,還是家里?那時已經半夜3點了,給誰打都不合適,況且還沒電話。

我們一夜沒睡,就這么杵著,總算天快亮了,她的情緒也慢慢安撫下來了,我們能正常對話了。我說:你覺得大家都在害你,你說有人指使我們,你說你男朋友給你裝竊聽器,攝像頭,咱們待會打電話給你男朋友好不好。你還說你的堂弟害你,那咱們也打電話給他,問問他人不認識我們,我們是不是串通好的,煙火還就真打給堂弟了,我們也跟堂弟同上了話,她堂弟說天一亮立刻到學校來。

我們要給禿鴉打煙火就是不讓,后來我發火了(這時候天已經完全亮了,煙火的情緒變的很溫順,開始道歉,開始不斷的說自己有病,開始答應去看醫生),她才同意。那時候大約6點多,我撥過去,無人接聽。煙火說他一會回過來的,果然快到7點時,禿鴉把電話打過來了。我接的,我簡單說了下煙火現在的情緒和最近發生的事,禿鴉的態度讓我很不理解,沒有那種聽說戀人這種發瘋的舉動,很緊張的感覺,反而在質問我們平時是不是不狗關心她,把我和LL氣的半死,我們的心也跟著涼了,因為覺得現在煙火這樣,竟沒人著急上火的。

后來煙火說,她要接聽,我們當時開著免提,禿鴉不知道,戲劇的一幕出現了,煙火接過電話后,禿鴉的聲音突然變的很急促,就像一個男人在手淫快到達高潮時的聲音,喘著粗氣,叫著:“寶寶,寶寶,你怎么了?”全是詞,短句,沒有一句正常的話,當時我和LL挺了禿鴉的聲音,全都產生了同一種感覺,那就是,我們會不會被禿鴉暗殺掉。因為當時的聲音實在太惡心了,我這的描述只有欠沒有過。

后來禿鴉沒有一句正經的話,我們就把電話掛了,后來煙火的堂弟來了,他打電話通知了煙火的父母,當天就把煙火接走鳥。

在白天等煙火父母來接時,煙火才說,她在前一段時間給王老師寫過一封電子郵件,還付了自己的照片,好像那意思是愛慕王老師,想跟他發生點什么,還付了照片。

聽了這些,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件事搞的她神經高度緊張,以為大家都知道了。

后來我猜測,煙火說王老師上課講勾引,找工作什么的,我想煙火還是有野心的,她想能抓住王老師就能搞定工作就能留在這個城市了,她還是想拜托禿鴉的。

到現在我們還在懷疑那房子到底是禿鴉給買的,還是她父母給買的。MM總說他父母都是老師,根本沒那么多錢,這些也就無從考證了。

其實我覺得后期,煙火是在強迫自己愛禿鴉,那種感覺很明顯,明明自己就悶悶不樂的,還總壓著自己的情緒,在任何事都要聽禿鴉的,她說,禿鴉每天都要打電話,警告她不準和任何男生接觸說話,否則她就是個婊子。我說:那他呢,他都沒離婚憑什么來要求你,他根本就沒尊重過你,他要在我面前,我把他給剁了。

我們還說禿鴉太厲害了,煙火已經被他完全洗腦了。

煙火被接到家去后,還是每天給我打電話,說她們那邊人跟這邊人一樣,都撓頭撓胳膊,她說走在街上有個男人看她,她就上去罵他,說你看什么,呸呸呸,就開始使勁吐口水。我聽了之后,想,天哪,這完全就是電視上演的瘋子啊,這哪還是當初不食人間煙火的煙火啊,永遠的白衣黑發,清純飄逸。那個時候真是恨死禿鴉了,覺得都是他的變態導致了煙火的壓抑,才弄成了這樣。

后來煙火吃什么吐什么,幻想越來越厲害,家里人就把送進了精神病院,她還偷用手機打給我,說對不起我,說醫院里的人,說你看,我就應該挺你們的,現在我病了,我男朋友就不管了,我應該不理他,是吧

她這么說,我覺得她還是想理他的,我就每天跟她一遍遍說,你這樣都是因為禿鴉的管制,導致你沒朋友,沒交流,導致的壓抑和失常,你要可憐你父母就別再跟禿鴉聯系。

曾一陣子,我們都覺得煙火慢慢好起來了,因為說話越來越正常了,不是每天都不分時候的打電話給我們了,也沒再提禿鴉,后來她出院了,還回學校上班了,基本上不給我們大電話了。

這樣有半年的時間,有一天我跟LL說,我說煙火好長時間沒打電話了,你說她是不是完全好了,LL說,我到覺得她可能和禿鴉又好了,我說不是吧,要是那樣話,這就是她自找得了,她這輩子都沒救了。

果然她這輩子都沒救了,前一段時間煙火因為論文的事回了趟學校,整個人胖的啊,臉就腫著,可能是在醫院用藥的原因,呆在宿舍里,一動不動,好像傷心欲絕的樣子,也沒有笑模樣,她能幾小時坐在那,什么都不干,就呆滯的坐在那。

這段時間煙火從醫院轉回家治療了,她爸媽每天看著她,課就這樣她和禿鴉竟然又好了。

我和LL都在懷疑她們倆是不是又好了,所以我不厚道的趁煙火上廁所看了她的手機,OMG的,全市禿鴉的信息,還是那一套,什么親,寶貝,心肝,心尖之類的。

后來晚上的時候,我說,你是不是和禿鴉又好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說,說,是啊,我可怎么辦啊,怎么就是離不開他啊。

雖然煙火弄成這樣,但還有很多人給她說媒,當天晚上就有個打電話的,安排她見一個男孩,比她還小,她就是不見,搞的媒人很生氣。

我不明白明明她有機會重新開始新的人生,她為什么就不能拯救自己呢??

故事基本上就講完了,我的敘事很亂,也有忘的,大家就湊合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