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么討厭你?

我不可能永遠和喜歡八卦的人一樣,那樣我遲早有一天會徹底變成那個我討厭的自己。

我為什么討厭你

四年前,我跳槽進入這家公司,在進入公司一年半之后,我覺得我開始自我厭惡。

那種厭惡就是,我發現我變成了我最討厭的那種人。

我一直都很討厭那種拍領導馬屁的人,跟領導混的很熟,然后當領導馬仔的人。

“特立獨行”曾經是我給自己最大的褒義詞。

但人一旦成熟理智之后你會發現,你只有越接近核心領導,你才能和他們的思想保持一致,你才能知道領導在想什么,而你也會在這個過程里逐漸褪掉你的“員工思維”。

什么叫“員工思維”?就是很典型的小格局以及利己主義。

你看到有些人很喜歡動不動就撂挑子說,老子不干了,這種人多數都不太容易有成就。

很容易情緒化和放棄的人,怎么可能有大做為。

也許你會說,很多人壓力大啊!只是說說而已。

呵呵,你覺得壓力大?那只是因為你扛不住而已。

你扛不住壓力,所以你只配做一個員工。

一個員工最大的好處是,沒壓力,有一點壓力就愛嚷嚷,恨不得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自己加班了。

愛訴苦,愛抱怨,這樣的人往往是班加了,還不落好。

喜歡打自己的小算盤,讓他多干一點活就算計,你給我開多少錢啊!你讓我多干,你給我加錢么?

這種人比比皆是,我們誰都不用鄙視誰,斤斤計較是人性的劣根性。

我做了很多年員工,這些員工思維,我一樣沒少。

雖然我做了很多自我的心理建設和轉換。

比如我把加班看做是多學的機會,我把任務的增加看做是提升自己的機會。

但我也畢竟是凡人。

和領導接觸多了,總會知道一些內部消息,我資歷最淺,有時候和董事長一起吃飯,我連話都不敢說。

但是我很珍惜這樣的機會。

我回報領導最好的方法就是,更努力、更盡職、也更細心地工作。

然后我就開始被同事疏遠。

我開始也討厭這樣的我自己。

我一直都覺得我內心很反叛,有很多叛逆。

特立獨行有時候不是說你誰都不團結,而是我很喜歡和大眾站在一條線上,和領導唱反調。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也許這會有一種民族英雄的感覺?

或者說,自古以來,領導就代表了壓迫,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啊!

可不知道什么時候,我漸漸站到領導那邊去了。

我和領導走的近了,同事吃飯的時候愛背后說領導壞話,看到我在就不說了。

我成了所謂的“走狗”,這是讓我自我厭惡的最大原因。

我因為一直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所以我就換了一個解決辦法。

我一直對心理學都很感興趣,因為我覺得一個人最好在三十歲的時候讀一點心理學,在五十歲的時候讀一點哲學。

三十而立,難免有困惑,心理學是最好幫助自己的手段和方法。

五十知天命,讀一點哲學,加深生命的厚度,你才能在皮相衰老的時候更有魅力。

我在網上找到了一個免費的心理學小組。

參加了幾期覺得特別好,之后又參加了幾期顧問老師的工作坊。

學會了一些心理學的術語,但是對于內心的自我厭惡并沒有解決,這件事我也沒好意思說,因為我當時自己說不明白。

很多時候,你的情緒只是一個表象,就像有時候我在回信的時候問那些豆友一樣,你說的都是情緒,你能告訴我內在是什么么?

大部分人喜歡把自己沉浸在情緒里,很少冷靜客觀地分析,我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情緒?我在擔心什么?

當一個人不能良好闡述自己的成因的時候,就是一個最大的迷茫。

當你能很清晰表達自己的原因、過程、結果,這就是一個最典型的心理自愈的過程。

不久我們的小組來了一個新人叫小凡。

也不知道是留過學還是英文太好,很喜歡說話夾雜單詞,巴拉巴拉的,看著特煩。

每次到他分享的時候,他總是能甩出幾句大家都不知道的書或者言論。

我每次內心的OS都是,你這么牛逼,你還來這里干嘛呢?顯擺個什么勁兒呢?

你看,員工思維還有一個共性是:我們都很討厭裝逼犯。

我們不愛和強者站在一起,我們覺得他就是個屁,站在他那拉低我們的身份。

我們會喜歡有才的人,但是我們喜歡有才低調的人。

有才又張揚的人,就是裝逼了!和不懂裝懂一樣可恨。

總之呢那段時間我就看他特不順眼,加上小凡也算是個性里有些強勢,所以我每每總愛酸一句說,真不愧是獅子座啊!

他當然也不傻,也知道我不喜歡他,所以我們兩個基本私下沒太多往來。

當然,好死不死的是,我的朋友和他居然很快成了要好的朋友,于是每次吃飯聚會,都會狹路相逢。

我們倆就很像兩只炸了毛的小公雞,總是愛斗來斗去。

雖然表面上關系好了很多,但是每次一爭論,我們倆必然是站在對立面的。

我也就奇了怪了,怎么就和一個人這么處不來呢?

后來小凡因為工作調動要離開北京。小組的所有朋友要給他辦一個送別會。

做為平日里愛走煽情范路線的人,我覺得送別這種話,幾乎就是張口就來嘛!

心理學講究對內心的關照,你要時刻保持自己內心的敏感性,你要常常問自己,你為什么會這樣。

在很多人都紛紛給他送禮物、讀信,或者列出送別儀式的時候,我忽然在那一刻問了自己這個問題。

我為什么討厭他?

然后我頭腦里居然是一片空白。

這時候有人喊,下面輪到小川和小凡告別了。

我茫然地站起來,腦子里原本的煽情臺詞一句都想不起來。

然后我就說:其實我挺討厭你的,從你最開始到這里。我覺得你特裝逼,明明是個中國人,說話非要弄幾個外語單詞。直到剛剛我還覺得,這些就是我討厭你的理由。

可是我剛剛在問自己,我為什么這么討厭你。

我發現我居然回答不出,你特別讓我討厭的點。

我想,我對你所有的討厭,都是源于我嫉妒你。

嫉妒你外語比我好,嫉妒你有一個富裕的家庭,嫉妒你有我沒有的高學歷。

嫉妒你年紀輕輕就能有一份良好的工作,嫉妒你沒吃過苦還能安然地享受這一切。

我承認很多時候你分享的那些作家我都不知道。

我也承認我很羨慕你隨隨便便背的一個名牌包超過了我全身上下加一起的總和。

我承認我有一段時間一直想躲著你,因為我覺得站在你身邊我會更加自慚形穢。

我覺得很可惜的是,這些承認直到你走了我才發現。

謝謝你讓我學會了,如何去和一位比我更優秀的人相處,如何正視和承認自己的不足。

我說完這些話,忽然覺得內心有什么東西瓦解了。

我看到他怔住了,然后第一次說話開始變得結結巴巴,之后有些面紅耳赤。

沒有什么東西,會比真實更動人。

我在那一個剎那,選擇了最真實面對自己的方式——承認。

這件事讓我回去反思了很久。

我想我在職場上為什么那么討厭我自己,就是因為我不想承認我的改變。

是的,我變得和他們不一樣了。

我不再是那個帶頭說領導壞話,唯恐天下不亂的人了。

我也不是那個整天唉聲嘆氣傳播負能量的人了。

他們覺得我變了,我總想去證明我沒變。

思想的改變和原本情感上的拉鋸讓我產生了極大的逆反和自我厭惡。

我希望自己在職場上有朋友,我以為臭味相投、彼此說老板的壞話,這就是戰友。

我們都討厭管理、我們討厭裝逼犯,所以我們就是非常鐵的好哥們!

可事實證明不是這樣。

我們不過是幾個失敗者,彼此互相吐槽消磨唯一那么點對生活的熱情而已。

所以我們才集體都不快樂。

當我想到這,就好像一團亂麻打成的死結終于解開了一樣。

第二天中午吃飯,當我端著餐盤坐在總經理對面的時候,總經理愣住了,她問,你怎么沒和他們一起吃啊?我就笑說,我這不是要利用一切機會多和您學習學習,好提升自己嘛!

我的那幾個同事在我背后隔幾排的位置,依舊在三五成群小聲嘀咕著。

我在內心里對自己說:我不可能永遠和他們一樣,那樣我遲早有一天會徹底變成那個我討厭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