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間,我和我親哥哥的共同秘密

每個人都有那么多痛苦,都那么值得為他們痛哭。希望能早點走出陰影,過幸福的生活。

我和我親哥哥的共同秘密

我哥是我親哥,我家挺奇怪的,很多人家都是生了個女孩,想要男孩,再生個二胎。偏偏我爸我媽都喜歡女孩兒,于是生了我哥之后又4年,生了我。

有時候我真恨他們為什么要生我,生了我又不好好照顧我。

我忍了十年啊,從我還是一個小女孩,到現在馬上讀研,十年的時間,我偷偷的藏著這個秘密,連我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說,我不知道他們知道了這件事之后會怎么看我。

我爸我媽都是大學老師,不是一個學校的,但是是同一個城市的,他們工作都很清閑但是從小就不管我跟我哥,也不是完全不管,就是不會像其他家長那樣天天各種關心,比較西式的那種算是,然后他們時不時就出去旅行了,留我跟我哥在家,燒飯洗衣服都是自己來那種,所以我哥才會那么放肆的對我,因為爸媽不在。

我從小就是那種比較內向的小女孩,大人見了都會說很乖很乖,不會像別的小姑娘那么愛鬧愛哭。然后我哥是那種看起來很開朗,各方面都很優秀的人,是的,你們可能以為我哥應該是那種不良少年,恰恰不是,他從小就各種滿分,第一名,特別聰明的那種,長得很秀氣,皮膚白個子高。我哥的外表和性格真的很具有欺騙性,這跟我不敢跟爸媽說也有一些關系。

十歲之前,我跟我哥其實基本不住在一起,因為當時我姥姥還在,姥姥特別喜歡我,但是我姥姥不跟爸媽住在一個城市,具體哪里就不說了,反正我一直跟姥姥姥爺住一起,回想起來十歲之前是真的開心,我小時候特別喜歡看書,姥爺家的書柜基本上都是我看的書,然后夏天每天都呆在市立圖書館里面。

我爸媽基本上半個月會來看我一次,帶好多吃的給我,有時我哥也來,帶我去公園玩。

那時候我小,而且可能是因為不住在一起,我對我哥印象是非常好的,因為他比我大四歲,會哄我,還會給我買糖吃什么的,見面次數其實不算多,但是當時覺得我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當然一直到15歲我都還這么認為。我也是算夠蠢的了。

回想起來,是有征兆的,因為我記得很清楚,我過十歲生日的時候,全家人在一起吃飯,后來大人們聚在一起打牌聊天,我跟我哥在院子里玩,然后不知怎么的我哥就把我抱在懷里了,是那種死死的抱著,我都覺得有點憋氣了,就特別傻的說哥哥能不能把我放開,我哥就跟沒聽到似得,然后一直跟我說生日快樂。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當時是怎么想的。

后來我姥爺突然走了,對我姥姥打擊很大,沒過多久姥姥也追著姥爺去了。

然后我快12歲的時候搬回自己家跟爸媽一起住。

說實話我對爸媽的感情沒有姥姥姥爺深,不知道有沒有跟我一樣是老一輩帶大的小孩,那種感情是很復雜的,突然回到爸爸媽媽身邊,其實是不太適應的,再加上從小我姥姥姥爺特別寵愛我,關照的無微不至,我到12歲連水都不會燒,更不要說其他的了。

但是我爸媽是那種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父母,我哥跟我完全不一樣,他七八歲的時候就會自己做飯給自己吃,洗衣服熨衣服什么的都會,爸媽不在家的時候也可以把自己照顧得非常好。

然后我就開始特別依賴我哥,因為跟爸媽不像跟姥姥姥爺一樣可以肆無忌憚的撒嬌,心里還有點怕,但是哥哥畢竟是同齡人,而且一直對我都很好,所以很多事不會做都會跟哥哥撒嬌要他幫我,比如疊被子洗衣服,而且一直到15歲我哥連內衣內褲都會幫我洗。

12歲我剛上初中,我哥上高二,他成績非常好,常年理科班第一,重點高中尖子班,但是我覺得他純粹是智商比較高?反正我從來沒看他很用功讀書過,高中生一般不都學到很晚嗎,我上高中的時候從來沒有在十點之前睡覺過,但是他好像就比較輕松,經常我不想寫作業他還幫我寫什么的。我初中那時候應該還沒發育,整天就想著看動畫片和小人書什么的,學習一點不努力,成績中不溜,我爸媽覺得成績不重要也從來不管我,我喜歡畫畫他們給我買了很多畫具和畫冊,我上課基本上都是在課桌肚里偷偷看漫畫。

當時有個活動,我們省的高等院校老師去全國各個邊遠地區進行教研調查什么的,是的我爸媽都參加了,這是個志愿參加的活動,可以不參加的,而且至少我爸媽可以不同時參加的,但是他們都去了,去的內蒙,為期7個月。應該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跟我哥的關系越來越不正常。

爸媽走之前還特意跟我說了,自己不會做的要拜托哥哥幫忙,因為他們知道我自理能力很差,又單純很容易被人騙,所以煤氣開水和電器之類都告誡不許碰,錢都放在哥哥那里,有需要就找哥哥要,平時最好不要在外面吃飯,要回家我哥做給我們倆吃之類的。

之所以他們這么信任我哥,確實是他平時表現非常好少年,連鄰居的那些叔叔嬸嬸都很喜歡他,鄰居小孩子學習有不會的首先都找我家來問他,就是那種大家家長都喜歡的好小孩。

上面有人說看我說的話覺得我還是很欣賞我哥的,因為全在夸他。事實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懂我的感受,因為一方面我哥對我做的那些事完全超出我的承受范圍,讓我很痛苦,但是另一方面他是從小照顧我的哥哥,是血親,各方面都很優秀,我們全家都很喜歡他,以他為榮,我小時候甚至可以說非常崇拜我哥哥。我想擺脫這種關系,但是我不愿意做出傷害我哥名譽的事情,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傷害他就等于傷害我們全家,所以,真的很痛苦,很難。

現在回憶以前的事真的很痛苦,我盡量把整個事情清楚清晰的講完整。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初一上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應該是11月份左右,天氣開始就比較冷的時候,冬天的時候天就會黑的比較早,那天放學我本來應該跟當時的好朋友一起走的,她家離我家比較近,一般都會結伴回家。但是那天她說她要去醫院看牙齒好像是,下午都請假沒有來上課,我就只能一個人回家。

我那時候看很多比較幼稚的恐怖漫畫,天一黑我就很怕鬼,不要笑我因為我那時候真的很幼稚。然后因為天比較黑了我就很怕就想著快點回家,平時那個小姑娘跟我一起的時候我們都會從學校那里有個小巷子的地方穿過去,這樣就能少走很多路。那天我為了快點回家,也走了那條小巷子,沒想到就出事了。

巷子快要走到中間的時候后面突然有人很用力的扯我,我以為有鬼嚇得叫出來,然后回頭一看是兩個看起來像小混混的家伙,應該有17,8歲的樣子,初中的我看來簡直就是成年人了,我怕得要死,以為他們要殺我,我12歲的時候又很瘦很小,當時特別害怕,因為天已經黑了周圍又沒有人,我簡直感覺跟恐怖漫畫上被害人被殺之前的情形一樣了。

那兩個人一直翻我的書包,然后問我要錢,但我身上哪有錢啊,我就說我沒有錢,能不能把書包還我,我下次再給你們。他們倆想了想就同意了,我心都快跳出來了,趕緊拽過書包就準備走,結果那個年長一點的男的突然又把我拽回去,摸我的臉,問我多大了,我很害怕,心想把年齡說大一點他們也許就不敢再欺負我了,我說我15歲了。

他們倆就開始笑,說15歲了怎么可能看著這么小啊,感覺像11、2歲的樣子,說著說著就開始往我身上摸,我那時候小根本不懂這是性騷擾,我以為他們想摸摸看我身上有沒有錢,我就一直哭著說我真的沒有錢,我是真的沒有錢了。他們看我哭了就摸得更多,還笑著說我們知道你沒有錢啊,不過也沒關系。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聽到我哥喊我的名字,我那時候真的覺得我哥哥是超人是神一樣的,他那天正好放學早,就來接我回家,不然真不知道那兩個小混混會對我做出什么事情來。

然后的事情我可能有點嚇過頭了不是記得非常清楚,應該是我哥沖過來把那兩個人趕跑了然后拉著我回家。

一路上他都沒跟我說話,但是是一直拉著我的,我就很害怕的跟著他,也不敢說什么。

回家以后他叫我坐在沙發上,給我一罐可樂。然后坐到我旁邊看著我不說話。我以為他生氣了,就小心翼翼的問他為什么不說話,他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會,那個表情也不是面無表情,但是很難形容。

過了一會兒,他很溫柔的把我抱在懷里,然后輕輕的問我,剛剛那兩個人在他來之前有沒有對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我想了想他們除了翻書包和摸了我幾下也沒做什么奇怪的事,就說他們要搶我錢翻我書包還摸我臉。

我哥很生氣的問是不是只摸了臉,還有有沒有其他的,我說還摸了我身上。

當時我哥就有點控制不住的生氣了,他平時都是那種脾氣非常好的,很溫和的那種,但是我記得很清楚當時他罵了一句,不要臉的混蛋,我嚇到了,因為以前他從來沒說過一句臟話,當然也許你們覺得這根本不算臟話,但是我那時候覺得這就是罵人話了。我哥摸著我的臉問我,他們還摸你哪了,告訴哥哥,我看看有沒有受傷。

現在想根本就已經不對勁了,我哥哥應該把這件事告訴爸爸媽媽才正常不是嗎,但是他沒有,他要我把衣服脫掉讓他看看有沒有受傷。

我現在回想我哥哥那個時候對我的態度就已經不正常了,因為別人家有兩個的小孩的情形,相對來說比較少,我身邊唯一一個有兩個小孩的是我一個好朋友,他有一個大他兩歲的姐姐,他總說他姐姐喜歡欺負他,搶他東西,我還一直很高興自己哥哥對自己很好。我根本不知道正常的兄妹之間的關系應該是怎樣的。

上面說到我哥哥要我把衣服脫下來讓他看看有沒有受傷什么的,我潛意識里感覺這么做有點怪怪的,而且我當時嚇壞了,我就想讓我哥抱抱我安慰我幾句然后燒飯給我吃。我就說我不想脫衣服我沒有受傷。我哥當時態度很強硬,說聽哥哥的,把衣服脫掉,不然萬一受傷了沒法和爸爸媽媽交代。

我那時候什么都不懂,以為哥哥就是擔心我而已,擔心我受傷,我就把外套脫了,家里有暖氣,我就穿著小背心和內褲給哥哥看我的手臂和大腿。不過當時確實大腿那里青了一大塊,有可能是我掙扎的時候擦傷的,自己根本不知道。

我哥就拿了毛巾給我熱敷,我就坐在沙發上喝可樂,看動畫片。過了一會兒我哥要我把小背心撩起來讓他看看身上有沒有青什么的,20來歲的女孩應該知道小時候女孩子都會穿的那種棉質的小背心,貼身穿的那種,里面就沒有穿了,我就不許我哥拉我衣服,但是不是因為害臊是因為我覺得很丟臉。

我就跟我哥在那里拉扯,然后就被他抱住,說以后放學都等他來接我,不能一個人走,知不知道,我就傻傻的說那你補課的時候怎么辦,他說我以后補課就偷溜出來,不用擔心。我就很開心,因為他有錢,會給我買漫畫書,是的我當時的確非常白癡。然后不知怎么的我哥哥就親我了,而且親的是嘴巴。

我當時很奇怪的問他干嘛親我,他說他想讓我別害怕,然后就放我一個人看電視他去燒飯了。后來晚上我想打電話給爸爸媽媽,畢竟年齡小還是有點害怕的,但是我哥就拉住我不讓我跟爸爸媽媽說這件事,說他們知道了會罵我哥沒照顧好妹妹,他會很慘,我就天真的相信了,我爸媽什么都不知道。

說到這里很多人責備我在編小說,說假話,或是指責我過于懦弱,應該跟哥哥攤牌把事情說清楚。

我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有親兄弟姐妹,肯定是少數,因為你們的立場很明確,我哥哥對我性侵,他理所當然的是我的敵人是對立面,只要打倒他,或者逃離他就可以了。事實上我們是一起生活了十幾年的家人,他比我年長,在我長大的過程中,爸媽經常不在家,是他照顧我的起居,陪我學習,一起玩耍一起成長,他在我心中既是親人又是朋友,我很喜歡他很尊敬他,但是我又無法接收他對我的性侵,所以我沒有辦法擺脫,所以我現在會這么痛苦。

那天晚上我哥就問我還害不害怕,晚上要不要跟他睡,我的確是有點害怕的,但不是怕那兩個小混混,是怕鬼。以前一直跟姥姥姥爺一起睡,后來回自己家只能一個人睡,確實很害怕,總覺得床底下有鬼。我就很高興的跟我哥一起睡了。然后他說他要把作業寫完,要我先上床睡覺,我就自己先睡了,我哥在旁邊寫作業。

后來我就一直跟我哥一起睡,有時候他很早的就把作業寫完,然后在床上講笑話逗我玩,或者給我表演倒立,還是很開心的,不過我吃過晚飯他就不許我看電視了,必須把作業寫完然后早早睡覺。

后來我哥就越來越喜歡對我做出一些親密的舉動,比如動不動就抱我,親臉親嘴巴,抱我在他腿上坐著之類,有時候睡覺的時候還會摸我胸部,那時候剛開始發育,還不用穿內衣的那種,我都以為我跟我哥關系好,摟摟抱抱很正常,有時候還跟我同學抱怨我哥對我太好了,好煩,現在想想真是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