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你不懂的東西都叫作裝逼

不曉得從什么時候開始,美好的事物反而變成不正義的存在,垃圾文化與食物反而是誠懇的代名詞。當人們開始嘲笑精巧與美好的時候,糟糕的文化就正在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

任何你不懂的東西都叫作裝逼

01

前幾天,我看到一場很不錯的音樂會要演出。

不過由于訂票的時間真的太晚了,所以連特別差的位置都沒有票了。為此,我就發微博求助,想看看有沒有誰買了票不能去,或者想要轉讓的,我愿意稍微加一點錢收兩張票。這條微博不知道后來被哪個大號轉發了,第二天早上起來,我看見微博里多了很多回復。賣票的人一個都沒有,倒是來了許多冷嘲熱諷,還有幾個人在下面什么“你們有錢人就是喜歡附庸風雅啊”“呵呵,有這個錢干什么不好啊,非要聽這些東西”“PO主矯情,呵呵”。還有兩三個人在下面說什么“小蘋果不知道比這些音樂會高到哪里去了”之類的。真棒,沒有弄到票還招惹來一群莫名其妙的鬼東西。

再說一件事情。

我認識一個男生在很有名的大學讀博士。他是那種天生就比別人聰明點的小孩子,當我們還在為課本上的數學題苦苦掙扎的時候,他已經是拿各種金牌獎的奧數小能手了。本來就擅長讀書,再加上興趣的驅動,不知不覺中,他就已經讀到博士了。近幾年來,國內本來就對讀博有許多偏見,每次他回家過年的時候,家中親戚總是拉著他問:“什么時候出來賺錢?”“啊?什么,還要讀這么多年啊?我告訴你啊,讀書沒有用啊,你得出來找工作,賺錢,多拉關系才行啊。”除去長輩對于讀書的不理解,年輕人也開始熱衷于“讀書無用”的論調。在各大社交網絡平臺里,流傳著各種對于博士人群的嘲諷,尤其是對于女博士的群體。

人們對于博士群體的嘲諷已經變成恒久流行的段子,在這娛樂化語言之下,是反智情緒和自以為是的驕傲。人們并不尊重學識,除非你能告訴他這些學識能夠變成東三環邊上的房子,他們才可能半信半疑地看上你幾眼。多管閑事的男人為女生讀博士以后嫁不出去所擔憂,卻忘記女博士們根本不會嫁給他們,甚至不會多看他們一眼。一群人為另外一群根本看不上自己的人的婚姻大事所操心,這種熱心的態度真是叫人感動。

02

粗俗的人開始嘲笑精致的食物,不學無術的混混開始否認讀博士的價值,笨蛋嘲笑智者“想太多”,從來不好好剪指甲的人吐槽愛整潔的男生是娘炮。說臟話不是沒教養沒禮貌,反而是性格直爽和不矯情的標志。一個女生若是和別人說自己喜歡吃懷石料理、熱愛博物館和藝術,她極有可能被貼上“喜歡享樂”“做作”的標簽。反之,另外一個女生說自己喜歡吃路邊攤,熱衷烤串和麻辣燙,就會被認為是好相處、率性。不曉得從什么時候開始,美好的事物反而變成不正義的存在,垃圾文化與食物反而是誠懇的代名詞。當人們開始嘲笑精巧與美好的時候,糟糕的文化就正在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

請容我非常不客氣地指出,這群人是非常可憐的家伙。他們是一群什么都沒有見過,也沒有辦法理解的家伙。他們沒有見過真正的好東西,自然也無法理解別人為什么在聽見馬勒的時候會潸然淚下,也不能理解人文學科對于人性的深遠影響。哪怕他們見過,但礙于狹隘的心胸,他們也不能理解這些精妙事物的動人之處。他們是混亂的相對主義者,堅持認為《小蘋果》和《哥德堡變奏曲》沒有高低之分。他們那貧乏到令人同情的理解能力,導致他們不能理解別人與他們是不一樣的,即使世界上真的有一批人,是真正醉心于精神世界,對藝術和美好食物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愛。他們不能想象別人喜歡聽馬勒就是喜歡聽馬勒,別人喜歡討論哲學就是為了討論哲學,別人做很多事情是完全出自內心的喜愛,而非裝逼。

03

我以前在上海生活的時候認識一個老太太,她已經七十多歲,但仍然保持著非常得體的談吐和穿著。出門的時候,她要穿上手工繡花的旗袍,外面要套上一件灰色的針織外套,頭發也要梳得整整齊齊的,最后還得配上一條珍珠項鏈。每周周日,她堅持去徐家匯教堂做禮拜。她和我們談起過在那最險惡艱辛的歲月里,家徒四壁,生計已迫在眉睫,她仍然會把那幾件衣服洗得干干凈凈,出門的時候仍然要保持著干凈整潔的模樣。曾經有人挖苦她是打腫臉充胖子,小資情懷。而她則把這些行為視作是一種儀式,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不要忘記對美好的追求,即使深陷于污泥之中,也絕對不能破罐子破摔成為污泥中的一分子。比起沉淪,選擇堅持這樣的信念顯然是更難且更不容易,這份信念支撐她走過漫漫的歲月長河,變成一位經得起歲月沉淀的優雅女性。

我對這位老太太真是十分敬佩。堅持美,堅守與美相關的信念和生活方式本身就很不容易,若是再加上身邊的人的嘲諷,想要繼續捍衛自己的信念是需要巨大勇氣的。垃圾文化不容易消失,流行文化也會有一波又一波的流行風潮;而有一些東西,一些體驗是美好且非常脆弱的,如果我們不去捍衛它,就有可能永遠地被破壞、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十八歲的時候嘲諷知識與審美是少年期帶來的叛逆,也是絕大多數人的必經之路。但是,人到了三十歲還停在十八歲的認知水平,那么就實在是一種不幸。年輕的時候,我們拒絕精巧、拒絕學問、拒絕承認自己不知道,也拒絕審美偏愛艷俗,這一切沒有問題,也沒有人會真的跑來責怪我們;可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們心中必須開始知道自己“不知道”,也應當漸漸習得對于美與智慧心懷敬畏。

人可以選擇粗俗的生活方式,但是不應該嘲笑比自己活得細致的人。我見過一些人,他們只要看見他人陶醉于精巧的事物,就立刻火冒三丈,痛斥別人在裝逼。

他們能容忍自己的品味永遠地停留在穿越小說和《愛情買賣》中,卻絕對不能接受另外一個人喜歡卡拉揚。他們相信蒼蠅館子里的地溝油魚火鍋最美味,嘲笑著吃高級料理的男女,根本不能理解就餐體驗也是身心愉悅的一部分。只要他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尚未嘗試過的事情,他們就認為是偽善和裝逼的,在那無藥可救的狹隘之下,隱藏的是一顆拒絕探索、充滿反智意識且不自知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