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一段絕望的愛耗盡你的一生

一方始終在奉獻,一方則毫不留情地踩在腳下狠狠踐踏,這樣無望的愛情,也真的比死亡更冰冷,更殘酷。一段絕望的愛情最后能給你的除了滿身傷痕,什么都沒有。別讓一段絕望的愛耗盡你的一生,人生很長,你值得一個更好的人。

絕望的愛耗盡你的一生

D先生是我在“在行”遇到的一位咨詢者,戴一副眼鏡,文質彬彬,只是面容憔悴,講起話來力不從心。

他要講的是他和前女友的故事。他們在網上認識,擦出了火花,于是確定戀愛關系,同居在一起。女友還在讀書,任性,野蠻,不漂亮,卻是他交往過的女友中最愛的一個。

同居不到兩個月,她的野蠻就從語言上升到了拳腳。一言不合非打即罵,生氣時不是砸東西,就是狠抽他耳光。最后一次鬧分手,女友拿過一只茶杯,狠狠砸在了他的眼睛上。

D先生說,如今他的左眼幾近失明,右眼球也在逐漸萎縮。可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依然忘不了她。

他去她的學校找她,才知道她早已和別的男生走在了一起。為了證明對女朋友的愛,D先生做了自以為感天動地的事情:他當著她的面,撕毀了一切關于眼傷的診斷報告。女朋友冷冷地看著他,因為不放心,她叫來了六個同學陪同。看著他撕掉了唯一有可能影響自己前途的證據后,她揚長而去。

這讓我想起了《傷心咖啡館之歌》,英俊的壞小子馬文·馬西,不知道為什么對像男人一樣的怪小姐愛密利亞著了魔,為了讓對方接納自己,他甚至把自己的全部財產轉移給了這位所謂的妻子。然而這一切沒有換來對方一個笑臉,她待他還不如店里的一個顧客。在他的一次酒醉后,她打碎了他的一只門牙,然后毫不留情地把他趕出了家門。

無厘頭的愛情并不只是出現在小說和電影里,他們真的來源于生活。

曾經見過一個姑娘,二十歲出頭,為男友做了十幾次人流,如今子宮壁薄得就像一張紙。她日日夜夜關心的不是自己日漸虛弱的身體,而是這個她用盡全力去討好的男人會不會有一天離他而去。

即使堅強如傳奇女記者法拉奇,也沒能逃過這樣的一段愛情。一次采訪,讓她認識了堂吉訶德式的希臘抵抗運動英雄阿萊科斯,于是她心甘情愿做他的桑丘。

他是大名鼎鼎的反政府左派領袖,是詩人,是英雄,也是無賴,是惡棍,是人渣。他把她當做性伴侶、提款機和泄憤工具,毫不珍惜她的所有付出,在得知她懷孕后,他冷冷地要求與她平攤打胎的費用。這個女人一生都致力于反抗暴力和獨裁,自己卻始終走不出這個小個子男人加之于她的牢籠。

一方始終在奉獻,一方則毫不留情地踩在腳下狠狠踐踏,就像法斯賓德的電影《愛比死更冷》。而這樣無望的愛情,也真的比死亡更冰冷,更殘酷。

王八也許看不上綠豆,但是人渣天然就能吸引白蓮花。你覺得征服高不可攀云深莫測的珠穆朗瑪峰,遠比爬上家門口的小山丘更有成就感,可是你沒有看到,古往今來的攀登者有幾人生還。

究竟,你有多愛?也許有那么一天時過境遷再回首,竟是不甘心更多一點點。不甘心付出得不到回報,就不斷加大自己的籌碼,直到賭上自己的一生。在這段漫長無望的愛情中,你總要靠一點精神慰藉才能支撐下去,于是你得了選擇性失憶癥:

“他不喝酒時,對我特別好……”
“她沒劈腿前,還是很愛我的……”
“為了求我復合,他在我們家門口跪了三天三夜……”
……

好像在這些“好”面前,所有的傷害都變得微不足道。他是鴉片,是K粉,是冰毒,分分鐘都在啃噬你的靈魂,可是你戒不了,也離不開。也許多少次你做足了準備要離開,可是他只輕輕說了一句“我離不開你”,你就拖著遍體鱗傷的身體又回到了他的身邊。

漸漸地,你把自己都催眠,你告訴自己,哪有愛情不受傷呢?哪有愛情不需要付出呢?沒經過考驗又怎么能叫愛情呢?你忘記了一段愛情應該有的模樣。

單相思縱然不能走到最后,至少還曾有過美好期待,一段絕望的愛情最后能給你的除了滿身傷痕,什么都沒有。都說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可是偏偏愛情不是這么簡單。你付出了身體、金錢、青春和全部的靈魂,寧可成為他人口中“犯賤”的典范,最終也不過證明了一件事:

他真的不愛你。

也許你愛得太深,也許你只是不肯認輸,但是在一份實力太過懸殊的愛情博弈中,你怎么都沒有勝的可能。打從一開始,你就已經把全部底牌都亮給了對方。

聰慧如張愛玲,換來的也不過是胡蘭成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真正低到了塵埃里,塵埃沒有養分,又怎會開出花來?別讓一段絕望的愛耗盡你的一生,人生很長,你值得一個更好的人。

給所有掙扎在無望之愛中的人們,愿你們永不再受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