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君:分手清單

要分手?行,列個清單吧。把分手前兩個人要一起做的事列一下。也許,在清單結束的時候,你覺得她像從前一樣可愛了,她覺得你像從前那樣帥氣了,空氣變甜了,笑容變暖了,久違的戀愛感覺又回來了,很多問題也已經不再是問題了。

分手清單

我剛剛認識小米和薯條的時候,他們很恩愛,恩愛到什么程度呢?兩個人的四片嘴唇幾乎總是在一起,沒事就親,親也就罷了,還非得發出驚人的聲響,就好像著名的馬德堡半球試驗,搞得路人紛紛側目。

后來兩個人的關系發生了一些奇怪的變化。在小米斷斷續續地講述中,我還原了整個過程。

事情還要從兩個人那一次令人贊嘆的燭光晚餐說起。

一家還算是挺高級的餐廳,小米穿著白色長款襯衣和長裙,薯條西裝革履。兩個人對著坐,點了一桌子的精致的食物,卻沒有人動,兩張臉表情凝滯,誰都不說話,眼神里都流淌著高壓電,如果這個時候有任何物體出現在四目相對的眼神中間,都會被瞬間燒成灰燼。

薯條終于扛不住,先開口:“真的要來嗎?”

小米冷笑:“你反悔了?”

薯條嗤之以鼻:“我會反悔?你別做夢了!一會兒看看誰先慫!我先來!”

薯條說著脫下西裝外套,動作夸張地摔在地上,然后開始扯自己的襯衣,扣子崩開,胸膛露出來,幾根胸毛隨風飄蕩。

薯條眼神逼視小米,小米不甘示弱,動作優雅地脫下自己的白色長款襯衣,黑色的胸衣跳脫出來,小米的皮膚白得晃眼。

在旁邊吃飯的食客們終于發現了不對勁,紛紛開過來,都不知道應該做出什么表情,幾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薯條似乎很激動,猛地跳起來,脫掉自己的褲子,露出蠟筆小新的四角內褲。

在食客們的目瞪口呆中,小米不慌不忙地起身,像是拍沐浴露廣告一樣,扭著腰肢脫下長裙。

食客們忍不住發出驚呼,正在送餐的服務生看到那對只穿著內衣冷冷對視的男女,手里的盤子砰的摔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卻根本沒有人注意,所有人的眼神都恨不得黏在小米和薯條身上。

小米當先坐下來,動作優雅地開始吃東西。

薯條動作浮夸地甩了甩頭發,努力不去注意四面八方射過來的好奇眼神,一屁股坐下來,秋風掃落葉一般開始對付桌子上的食物。

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一只手機,咔嚓,記錄下這兩位只穿內衣就餐的奇怪情侶。

已經穿好衣服的兩個人一左一右坐進破舊不堪的黑色甲殼蟲。

小米拿出手機,打開備忘錄,備忘錄上清楚地寫著“分手清單”,下面列了密密麻麻的條目。

小米洋洋自得地把第一條“只穿內衣在高級餐廳吃一頓分手飯”劃掉。

薯條吃得很飽,打了個嗝問:“走,下一站!”

說著猛踩油門,黑色甲殼蟲風馳電掣地疾馳而去。

正如你所看見的。小米和薯條就是這樣一對怨侶,既秀得一手好恩愛,也作得一手好死,就連分手都被他們設計得如此別開生面。深愛韓劇的小米特意把宣布分手的日子延遲了一天,因為天氣預報說明天下雨,小米認為只有在狂風暴雨中互相指責,大聲叫罵,然后一起轉過身,頭也不回地離開才適合分手的氛圍。

第二天,大雨如約而至。

兩個人站在屋檐下,這時候倒開始相敬如賓起來,對彼此都難得的客氣。

薯條做了個非常紳士的邀請姿勢:“Lady first.”

小米微笑頷首致意,昂然走進風雨里。

薯條也跟上去,兩個人特意選了一個空曠的地界,以免一會兒發作起來擾民。

雨下得很大,兩個人對視的時候眼睛都睜不開。

薯條決定把紳士風度發揮到最后:“你先請吧。”

小米卻好像不愿意做第一個開口的:“還是你先請吧。”

薯條抹了一把臉,就像雨刷刷了一下擋風玻璃,對著小米點點頭:“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米的頭發黏在額頭上:“直說,往死里說,千萬別客氣!”

薯條清了清嗓子:“陳小米!你太自我了,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從來都是你要這樣,你要那樣,從來都他媽不在乎我的意見。你說吃日料就吃日料,我不愛吃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還非得逼我適應!你怎么不跟我一起適應喝豆汁兒呢!你說去桔子水晶就去桔子水晶,為什么就不能去如家呢?如家還便宜!你非要在上面,可我不喜歡啊,你以為開摩托車嗎,我的腰都被你折騰成腰肌勞損了!”

小米終于忍不了了,開始奮起還擊:“林薯,好歹你也是個一米八二的男人,跟我一個小女人計較這些?我讓你吃生魚片是為了你的腦子好,你那智商低得都快拉低整個首都了!我為什么要喝豆汁兒?豆汁兒他媽跟你的子子孫孫一個味兒!我對環境要求高怎么了?你以為都像你一樣,在哪都能來一發?上一次要不是我攔著,你非拉著我去被偷了古力蓋的下水道!我在上面不好嗎?你知道什么叫以逸待勞嗎?我累死累活的,還不是為了你爽那么一兩下?!你現在倒拿這些指責起我來了,我當時看上你,真是聾了耳朵瞎了眼!”

薯條氣炸了,甩著頭發像一條哈士奇:“我才聾,我才瞎,人家找女朋友是找小昭,找雙兒,找小龍女,我找來一個滅絕師太!把我管得跟個孫子似的,在你面前我不能抽煙,和你過夜我不能喝酒,嫌棄我這,嫌棄我那,嫌我睡覺打呼嚕,嫌我走路踮腳,嫌我在你朋友面前講葷段子,我原本挺驕傲的一個人,怎么到你這我就發現自己一文不值了呢?人家的女朋友都是鼓勵,你可倒好,打擊,天天打擊!”

小米全身都滴著水:“我管你還不是為了你好?我怎么不去管隔壁老王呢?!你天天咳嗽,我還能讓你抽煙嗎?你體檢報告都說你膽囊息肉和輕微脂肪肝了,還喝酒?你不要命了!我嫌棄你是為了讓你變得更好,我這是激將法,你不懂我的良苦用心也就算了,關心你還成我的缺點了。我真替自己不值!我心疼自己對你那么好!我真是一片真心喂了狗!”

小米真的替自己開始難過起來,撲哭倒在地。

薯條倒突然內疚起來,看著哭倒在地的小米,一時間不知所措,只好脫下濕漉漉的衣服,撐起在小米的頭頂,給小米擋雨。

小米裹著浴巾,瑟縮在床上哭,薯條頭發上還滴著水,拿著吹風機給小米吹頭發,小米越哭越傷心,眼看著就要把房子給淹了。

薯條有點委屈:“是你讓我說的。”

小米抽泣著:“我真沒想到我在你眼里就是這樣的!看來分手的決定真是絕對正確!”

說著小米到處找自己的手機:“我的手機呢?”

薯條無奈,走出去,一會兒拿著手機回來,遞給小米:“剛才看你手機沒電了,我給你充電去了。”

小米搶過手機,噼里啪啦地按著什么,然后丟給薯條。

薯條拿起來一看,不明所以地念出來:“分手清單?”

小米一本正經:“分手之前,把清單上的事情做完,咱倆就從此老死不相往來!也算是一種圓滿,你同不同意?”

薯條一臉無奈:“聽你的。”

當天晚上,薯條要上床睡,被小米一腳踢了下去。

薯條氣急敗壞:“你干嘛?”

小米背對著薯條,都沒翻身,冷冷的聲音傳過來:“我們已經分手了,你還想跟我睡在一張床上?做夢去吧!”

薯條呆住:“行,陳小米,算你狠!”

薯條抱著枕頭和被子,罵罵咧咧地睡倒在沙發上。

于是,第二天的第一站,就是開場那一幕,兩個人只穿著內衣吃了一頓分手飯。

黑色甲殼蟲飛馳在路上,小米坐在副駕駛上,搗鼓著手機,薯條專心開著車。

小米的手機響,小米很滿意的笑,側過頭去問薯條:“你約好了嗎?”

薯條聲音冷冷的:“約好了。”

小米說:“那行,一會好好表現。”

薯條冷笑:“你管好你自己吧。”

甲殼蟲在一家古香古色的茶館前停下來。

小米一看就不高興了:“我不是說讓你定咖啡館嗎?你弄個茶館干嘛?”

薯條不以為然:“茶館多好,茶館我有優惠券,團購的。”

小米幾乎要崩潰了:“這么重要的事兒你也能省錢啊你。”

薯條很嚴肅:“省一點是一點,我還要省下錢去泡別的妞呢。”

小米近乎絕望:“你真是沒救了。”

茶館的包廂里已經坐著一男一女,他們兩個多少有些尷尬,看得出來是并不認識,直到看到小米和薯條走進來,他們才松了一口氣。

男的直奔小米,女的直奔薯條,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今天這是約得哪一出?”

大家坐下來。

小米站起來,指著男的給大家介紹:“這是我前男友何一”,又指著薯條說:“這是我即將變成前男友的現男友。”

薯條起身跟男的握手:“幸會。”

何一有些尷尬地和薯條握手。

薯條拉著女孩給大家介紹:“這是我前女友紅紅,小米呢是我馬上就要變成前女友的現女友。”

何一和紅紅愕然地對望一眼,都傻了。

小米主持大局:“今天請大家來呢,主要是想讓你們認識一下。”

薯條及時補充:“算起來,我們也都挺有緣分的,畢竟都喜歡過同一個人。”

小米附和:“大家交個朋友,以后說不定還能一起搓個麻將。”

薯條對紅紅說:“紅紅,要是沒有小米,我都不知道,其實還是你對我最好。”

小米連忙跟進:“你們可別誤會,今天叫你們來可不是為了要復合。”

薯條誠懇表示:“純粹是為了比一比,哪一屆前任更差。”

小米冷笑:“何一現在是名企高管了,你看看你,還是一無是處。我希望通過這次會面,能對你的人生有點刺激性的幫助。”

薯條嗤之以鼻:“小米,論身高,紅紅脫了鞋量一米六七。論身材,紅紅不穿聚攏內衣也是c-cup。論學歷,紅紅名校研究生畢業。論技術,技術今天我們就不論了。小米,我本來是不想讓你自卑的。”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完全把前男友和前女友晾在了一邊,何一和紅紅一會兒看看薯條,一會兒看看小米,終于忍不了了,先后奪門而出。

薯條和小米還在臉紅脖子粗地吵架。

黑色甲殼蟲疾馳在馬路上。

薯條臉色難看地開車。

副駕駛上,小米氣急敗壞地劃掉分手清單上的一個條目:“比一比誰才是最差的前任”。

甲殼蟲猛地在機場停下來。

小米突然對著后視鏡開始補妝。

薯條有了不好的預感。

薯條有些求饒:“這一條能不能略過?”

小米補著妝,看都不看薯條:“馬上就要分手了,我可不想留下遺憾。你連這個都不滿足我,你覺得你自己還是男人嗎?”

薯條無奈嘆息。

兩個人到了接機口,差不多是人群聚集最多的時候。小米和薯條中間隔著一個胳膊的距離,對站,對視,誰也不說話。

小米拿出手機,調了一個計時的時間,2分鐘,倒計時開始。

小米掄圓了胳膊,啪的給了薯條一個耳光。

拖著行李剛下飛機的乘客們陸陸續續走出來,都被這個響亮的耳光驚呆了,紛紛看過來。

薯條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氣壞了,舉起胳膊就要還擊,突然發現一群人的目光都看過來,而小米高傲地揚著臉,等待著薯條的耳光。

薯條一下子就下不了手了,只好象征性地摸了小米一下。

小米立即奮起還擊,“啪”地又是一個耳光。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里,這對神經質的情侶,不說話,也不躲,無聲無息地扇著對方耳光,足足兩分鐘。

兩個人回到車里,小米只是妝花了。

而薯條兩邊的臉頰都腫了,欲哭無淚:“你是往臉上涂了多少粉,我打你你都不疼的。”

小米冷哼:“你別以為你手下留情了我就會感謝你!我姐妹們都說,沒事就打男朋友,這樣對穩固感情有很大的幫助。可我從來不舍得打你,想著分手以后,你就要被別人打了,我心里那個氣啊!索性我先過過癮。你還別說,當眾扇男朋友的耳光,這種體驗確實挺爽的,我手都腫了。”

薯條求死不能:“變態!”

小米懶得回應他,補完妝,把分手清單上“在人山人海中互扇對方耳光”劃掉。

甲殼蟲疾馳,尾氣噴出來,就像是薯條好不容易發泄出來的脾氣。

入夜了。甲殼蟲在郊外停下來。薯條和小米累了一天,都躺在草地上,等星星出來。

薯條抱怨:“我們真的要在這看星星嗎?一會兒全是蚊子,就你那血型,一會兒蚊子全往死里咬你。”

小米看著夜空,喃喃:“你看星星多好看啊。”

薯條無奈去車里東翻西找,然后拿著驅蚊液回來,對著小米一陣狂噴。

小米不耐煩了:“你趕緊躺下,跟我一起看星星啊。”

兩個人并排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一點一點冒出來的星星,都很感概。

小米說:“希望你以后的女朋友,溫柔體貼,臉白手軟,胸大腿長,你讓她干嘛她干嘛。”

薯條一陣傷感:“也希望你以后的男朋友,才華橫溢,炫酷多金,帶你出入五星級酒店,每次吃飯都點兩瓶82年的拉菲,一瓶用來喝,一瓶用來回家洗腳,聽說能治腳氣。”

小米“切”一聲:“你真是土掉渣煎餅,一點都不浪漫。”

薯條辯解:“我都陪著你這么神經病了,我還不浪漫?說話有沒有點良心?”

小米不耐煩:“算了算了,你把嘴閉上吧,我要看會兒星星。胳膊給我啊,想硌死我嗎?有沒有點眼力見兒!別忘了你現在還是我的男人!”

薯條無奈把胳膊伸過去,小米老實不客氣地枕上去。

小米看著星星,薯條看著小米,小米可能是累著了,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是難得的好天氣,甲殼蟲繼續行駛在路上。不過這次開車的換成了小米。

薯條這一次有點迷糊:“我們到底是要去哪?”

小米目不轉睛:“三年前。”

甲殼蟲在郊區的一段國道上停下來,再往前,能看到一大片林子,隨著風晃動,發出海浪一般的聲響。

小米下了車,麻花也連忙跟上。

兩個人沉默著走了一段路,小米突然停下來,回過頭:“就在這吧。”

薯條沒反應過來:“什么?”

小米說:“三年前你是在這里跟我表白的吧?”

薯條點頭。

小米逼視薯條:“把你當年跟我表白的話再說一遍。”

薯條呆住。

小米很認真:“行嗎,清單到這里就結束了。就當是我最后一個要求。”

薯條嘆了口氣:“好吧。”

薯條說完,轉過身,背著小米走出一段距離,然后停下來,轉過身,用盡全身力氣地大喊——“陳小米,我喜歡你,從第一次見面那天,我就喜歡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吧!我讓你虐我一輩子!”

小米遠遠地看著薯條,也大喊:“你喜歡我哪?”

“哪都喜歡!”

“具體點!”

“我喜歡你的腳后跟,沒有褶子,沒有死皮。”

“還有呢!你就不能喜歡我點好?”

“我喜歡你的牙,你小時候一定戴過牙套,不然不可能那么整齊。”

“我還喜歡你的耳朵眼兒,你耳朵眼兒里有一小搓絨毛,我想給你染成紅的。”

“你這個變態!”

“我還喜歡你的鼻孔,如果我仰著頭看,能從鼻孔看見你的天靈蓋。”

往來的汽車里探出頭來,看著這對神經質的情侶,有好事者還拼命地按著喇叭。

兩個人哈哈大笑。小米都笑出了眼淚。

小米和薯條喊累了,靠在車上。

小米斜著眼看了薯條一眼:“我現在正式宣布,分手清單至此全部結束。”

薯條想了想:“我不同意。”

小米不明所以:“為什么?”

薯條一臉不不甘:“一直都是你在提要求,現在我鄭重通知你,分手清單要加上最后一條,而且由我來提出。”

小米想了想:“那好吧,反正明天我們就老死不相往來了,就滿足你,你要什么?”

薯條看了小米一眼,狡猾地笑了。

小米一臉防備。

一個大爺趕著一群羊遠遠地走過來,羊咩咩的叫,大爺在身后揮著鞭子。

羊群走近,大爺不明所以地看著黑色甲殼蟲在劇烈的晃動。里面傳出一男一女幾乎是用盡全是力氣的對話。

“林薯,你大爺,你壓到我頭發了!”

“早就讓你去練瑜伽了,你看看你,這么硬,一點都不靈活!”

“你還好意思說我,你就不能減減肥!”

“我早就不讓你買甲殼蟲,空間太小了,就應該買輛大車!”

“哎,你捅哪呢?錯了!錯了!”

“小米。”

“干嘛!”

“要不咱倆別分手了。”

“不可能!”

“那我不干了。”

“你敢!”

趕著羊的大爺嘴角抽搐,羊群咩咩的叫,甲殼蟲有節奏的律動中,伴隨著薯條一疊聲的慘叫……

世界上,每天都有人相愛,每天都有人分手。

分手總需要這樣那樣的理由,性格不合,三觀不一致,他沒變成你想要的樣子,她不化妝的時候你會認錯人,早上起來他不給你做早飯,她討厭你的朋友們,不讓你參加男人們的聚會……

如果一直這樣說下去,幾乎可以無限循環。

在生活,歲月和細節的折磨之下,再完美的感情也難免會遍體鱗傷,不會再像從前那么漂亮。

我們見過太多不得善終的愛情,輸給距離,輸給現實,輸給時間,輸給所謂人生目標不同,但最終其實都是輸給了自己。

人類總是擅長為自己的“不勇敢”找到合適的借口。

世界上再也沒有一件事,比愛情更考驗我們的勇氣了。

你為了吃一碗地道的老媽蹄花都愿意走兩條街,更何況是要去活活愛一個人?

我們往往忘記了,一段感情能從一次擦肩而過變成交股而眠,這中間要做多少次功,要吵多少次架,要經歷多少生活細瑣。輕易地就把一段感情判死刑,是對自己不負責任。

下次在分手之前,不妨試著列一份“分手清單”,把所有想做但沒做的事情做完,不給這段感情留遺憾。人這一生,遺憾已經夠多了,能少一點,就少一點吧。

也許,在清單結束的時候,你覺得她像從前一樣可愛了,她覺得你像從前那樣帥氣了,空氣變甜了,笑容變暖了,久違的戀愛感覺又回來了,很多問題也已經不再是問題了。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愿這份“分手清單”最后變成你們的“花式秀恩愛清單”。

不要謝我,我也是為了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