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老師的老公打我,師生戀該怎么辦?

學霸的師生戀,還鬧大了……

師生戀

第一次到這來發帖,我實在太糾結太難受了,覺得說出來會比較好受一點。

周末我洗完早回到宿舍,發現手機有十幾個未接電話,而且是一個陌生號碼,我回撥過去接電話的竟然是劉老師。她很緊張,說她老公臨時買了高鐵票到北京來了,說是去出差,她覺得他并沒有在北京的業務,而且走之前把她的手機都沒收了,所以擔心他是來找我的。

她認為是她和我寒假見面被他知道了,所以跑來要打我,要找我麻煩。我聽到這個消息也很震驚,但因為劉老師越說越急甚至抽噎起來,所以反倒成了我安慰她,一直說不會有事兒的,說她想多了。

從大二以后,我和劉老師已經有兩年多沒見面了,不光是沒見面,而且是聯系都不敢聯系,因為當時她老公就請私人偵探跟蹤她,還威脅過我。這次和劉老師見面,還是我通過我最好的朋友(高中同桌)在中間間接聯系,才敢見面的,我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了餐廳(高中時我和她常去),后來她和我同桌進來隔了兩個桌子坐下。我給同桌發微信,同桌就把我的話說給她聽;她說一句話,同桌就把話發微信給我。

雖然很麻煩,但我當時非常激動,服務員給我上咖啡的時候我被嚇了一跳,還把咖啡被都碰到地上了。

之前我們的對話很壓抑,我就說些“我想你”、“我好想你”、“終于見到你了”、“你還是這么好看”之類的話,節奏很慢;自從我打倒咖啡杯后,她就開始用鄙視的腔調嘲笑我,然后我帶著撒嬌賣萌的口氣佯怒,氣氛一下子就像回到了以前。

后來還不到四點她就要走了,她老公沒這么早下班,但我們都害怕。

上個月回學校后,我還常常想起寒假同她見面的情形,我好后悔當時沒有沖上去拉住她,和她膝蓋碰膝蓋地說話。我覺得我太軟弱了,不管是高中的時候,還是現在,太軟弱了什么都不敢做,比她還軟弱。

那是剛開學的時候吧,我一個人在被子里捂著哭,把枕頭都浸濕了。我想起高二的時候,我們一起去爬山,她穿高跟鞋走不動了,我把我的運動鞋給她穿,自己打赤腳。她不依,不要我把鞋給她穿,我說你是嫌我腳臭么,就把她拉過來坐下,趴到她的腿上去脫她的高跟鞋。

結果她腳比我小多了,不夠穿我的鞋,我把鞋帶系到最緊,才勉強可以穿著走。具體的情景我也記不清了,我記憶力很差,經常忘記以前的事情,脫鞋的細節都是后來我們回憶的時候,她說起我才稍微記起來。

我和她在學校里的公開交流和其他同學毫無區別,甚至我們在一起之后,她連上課點名都會避開點我,在學校里最密切的交流,就是每周我交的周記和她的評語。有一次我的周記本被同桌看到了,我才把我和劉老師的事情告訴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把我視為最鐵的男閨蜜。

我還記得高考完后,我們一起去學校后門買了一注彩票,說中了會上北大,結果中了600元!她比我還高興,一把拉住我的手說,上北大沒問題啦!這是我們唯一一次在學校附近牽手。那天也是唯一一次她讓我掏錢開的房間。

現在想起那時的日子來,我又覺得開心又想哭。和她在一起我總是很粘人,周末要她陪我去這樣去那樣,從來沒有考慮過她要保護自己,不能和我接觸得太頻繁,只是想和她在一起開心,我太自私了。

她是很謹慎的,但因為我老是粘她,她不陪我我就不高興,賭氣不理她,到了第二周末她就陪我了。后來上大學了,長大了,回想起來我才發現自己以前太不成熟了。

如果我成熟一點,老練一點,就不會影響到她的家庭生活。大學時被迫不聯系后,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忘掉她,每天課也不想上,績點甚至到了2點幾。每天就想看小說,看電影,聽民謠,用各種事情來把我填滿,一空下來,躺下來就想起她。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堅持每兩天去跑步一小時,周末就徒步或者騎車轉北京城,把體力耗光。心情一難受我就想耗光體力,或者就像暴飲暴食。

漸漸地,我努力淡忘那種感覺,也越來越清醒(或者說越來越麻木,或者說越來越現實)。可是寒假一見面,我又好想她,好想那些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好想一輩子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她,最近一個月以來我經常頭痛,經常在晚上因為頭痛而失眠,我想她,而且養成了擼的壞習慣(高中時我基本不擼),在床上輾轉難眠,滿手憂傷。

我現在很想找個人傾訴,但在這個城市沒有一個知心的人。我好難受。